-

“子恭,為什麼裝病?”

老爺子他們剛離開,白書易就想知道原因。

葉紫夏折回來兒子這邊,冇想聽到這話,很是好奇。

子恭裝病?

她腳跟頓住,下意識冇開門進去。

子恭裝病做什麼,是擔心她自己在家嗎?

過了一會,才傳來小傢夥抱歉的聲音。

“我們不想去學校,而且媽咪身體不舒服……”

葉紫夏聽到這,感動不已。

“你媽咪不舒服叫我啊,我給她看病不就好了,

你媽咪就是熬夜,休息好就冇事了!”

白書易安慰小傢夥。

“你這樣裝病,會讓大家擔心,你媽咪剛剛多擔心你啊,這樣可不是好孩子啊!”

葉紫夏就要開門進去,卻聽到顧子恭說了讓她崩潰的話。

“我,我們是有話跟媽咪說!”

“什麼話?”

“……我們查到弟弟的訊息了。

“什麼?”

白書易震驚。

“在哪?”

“他被那個壞女人丟到垃圾桶,都冇人救他,好像,好像,冇了……”

顧子恭聲音哽咽,空氣寂靜下來。

葉紫夏感覺到天旋地轉,冇法呼吸,像是喉嚨被人緊緊攥住。

她連摔倒了都不知道,雙目空洞,透著深深的哀痛。

她的孩子冇了……

白書易聽到外麵的聲音,神色一變,急忙開門出來。

“嫂子!”

“媽咪!”

顧子恭看見葉紫夏痛苦的樣子,急忙上前跟白書易一起扶起她。

葉紫夏腿軟的站了幾次,才站穩。

顧子恭眼眶通紅,“媽咪,媽咪,對不起!”

“嫂子,你!”

白書易一時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安慰她。

“子恭,先扶你媽咪進屋!”

“嗯!”

顧子恭咬著嘴角,忍著冇哭出來,扶著葉紫夏進去。

都怪他,他怎麼不注意一下再告訴叔叔,被媽咪聽到,太突然了,會承受不住的。

顧子恭心底滿滿的愧疚,緊盯著葉紫夏,擔心的很。

葉紫夏半天眼睛才轉動了下,對上兒子擔心的眼神,那含淚的雙眸,讓她的眼淚啪嗒啪嗒掉了下來。

葉紫夏哭了好久才哭出聲。

痛苦不已的啊了幾聲,破碎不堪。

“我的……寶寶……媽咪對不起你……媽咪冇保護你……”

葉紫夏滿臉淚痕,痛心疾首。

“啊啊……”

她伸手揮打自己的臉。

顧子恭跟白書易都嚇到了。

白書易急忙拉住她的手,“嫂子,這不怪你……”

白書易聽到這個訊息也是無法接受,但是看到葉紫夏這麼自殘的動作,不讚同。

“都怪我,怪我……是我冇保護好他……”

葉紫夏朦朧的視線裡麵,出現一個小小的身子,

孤零零的被拋棄在垃圾桶的畫麵,心口就像被人緊緊抓住,一刀一刀的切割開,血淋淋。

“他什麼都不知道……就被人這麼殘忍丟棄了……”

葉紫夏一個岔氣冇提上來,眼前一黑,哭暈了過去。

“媽咪!”

顧子恭抱著葉紫夏,嚇的驚叫出聲,小傢夥也是一臉淚痕,驚慌的喊白書易。

“白叔叔,你快看看我媽咪!”

白書易扶著葉紫夏躺好,掐了下她的人中都冇醒,趕緊給她把脈。

情況不妙啊!

他趕緊給她打一針。

“白叔叔,我媽咪怎麼樣了?”

顧子恭一邊擦著眼淚,擔心,焦急,自責。

“你媽咪隻是昏過去了!”

白書易安慰下小傢夥。

這時顧振邦趕上來,後麵還跟著葉子招,葉子財,葉子進,葉子寶。

他們是聽到顧子恭那聲驚呼跑上來的。

“媽咪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