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駱福眼神躲閃,“冇什麼,說老鼠呢!”

村民們看了看他家,冇見到老太太跟小傢夥,問道:“你媽跟呆毛呢?”

“我哪知道,剛剛還在家的。

駱福脾氣不好,碎嘴一聲。

“不知道死哪去了!”

大家嫌棄的很,對他這個人很是反感。

冇見到小傢夥跟老太太在家,自然不久留都走了。

駱福氣怒不已,又裡裡外外翻找了一遍,還是冇見到人。

老不死的帶呆毛去哪了?

駱福想到電視上的獎金,眸底賊溜溜。

人不在家沒關係啊,他們總會回來的吧!

要是被人搶先了。

那他豈不是失去機會?

駱福趕緊撥打電話,過去。

接電話的是文韜。

“誰?”

“是你要找孩子吧,我家小孩就跟電視上的一樣。

文韜眼睛一亮,急忙問道:“你現在拍照片給我看看!”

駱福哪有小傢夥的照片,平時都嫌棄的很,再且現在小傢夥也不見了。

“你們是不是有獎金啊,你打了獎金過來,我就給你照片!”

文韜一聽,心底冷哼了一聲。

這是來訛詐的?

“你不給照片,我冇法確認,隻有確認是我們找的孩子,纔會給獎金!”

文韜直接掛斷電話,不跟這個騙子廢話。

文韜正過去禦龍灣跟顧南臣彙報事情,臉色凝重。

是不好的訊息。

所以,冇有照片,文韜是不可能會相信那個孩子還活著的。

他到禦龍灣的時候,顧南臣在吃飯,他隻好等在一邊。

“文特助,你吃過晚飯了嗎?”

葉紫夏見他過來,招呼一聲。

“吃過了,葉小姐!”

文韜看了看她,隨即目光移開。

葉紫夏有點奇怪,她怎麼感覺文韜似乎在躲她啊?

“什麼事?”

顧南臣掃了文韜一眼。

“顧爺你先吃飯,一會再說!”

文韜退下,他怕說了,顧爺就冇心情吃飯了。

顧南臣眸光微閃,繼續吃飯。

吃了一碗就不吃了。

“你跟孩子們繼續吃飯!”

顧南臣跟葉紫夏說聲,起身去書房,示意文韜進來。

葉紫夏看了看他們,隱約察覺不是什麼好事。

文韜關上書房的門,拿著檔案袋走到顧南臣的麵前遞給他。

顧南臣掃了他一眼,“什麼東西?”

“是小少爺的!”

顧南臣打開檔案袋。

文韜有些不忍,猶豫了下,纔跟顧南臣說下具體情況。

“我們的人查到了小少爺最後是被安代珊給丟掉的,

丟到了……垃圾桶,可能……”

文韜說不下去了。

顧南臣鳳眸緊眯,眸底殺氣騰騰。

他拿出裡麵的資料,越看臉色越陰沉,渾身戾氣縈繞。

安代珊!

顧南臣目光腥紅,手裡的資料被捏的皺起。

顧南臣大步往門口走,文韜急忙攔住他,“顧爺,你冷靜點!”

文韜真怕顧南臣就這麼去宰了安代珊,那後果不堪設想。

“鬆手!”

顧南臣震怒低吼。

“顧爺,你這麼出去,葉工會察覺到的!”

文韜勸道,也很心疼。

顧爺痛失孩子心底必定很難受,但是他們不得不冷靜。

安代珊那個女人確實該死!

顧南臣壓下心底的劇痛,滿臉隱晦,不知道在想什麼。

過了一會,顧南臣平靜問道:“你確定這個孩子死了?”

文韜看了看他凝重的神情,如實說道:“凶多吉少,

我調閱了那家醫院的監控,小少爺看起來病的很嚴重,在資料下麵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