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差不多六點的樣子,我給子招打了電話,

聽到你過去顧南臣家,不會很快回來,我就買了點吃的過來!”

錢罐子起身跟著她過去廚房,“老大,你過去那邊有冇有?”

葉紫夏給他一個眼神,“一會我們再聊!”

錢罐子點點頭,“我幫你!”

葉紫夏笑了笑,“好啊!”

她進去看下,孩子們都把米飯給煮好了。

四個小傢夥跑了過來幫忙摘菜。

“媽咪,你吃了飯了冇?”顧子恭轉頭問她。

“吃了,我在那邊吃過飯纔回來的!”

葉紫夏跟四個孩子抱歉一笑。

“媽咪,顧南臣家裡什麼樣子?”葉子財很好奇。

葉紫夏看著小傢夥眼睛發光的樣子,笑笑的摸了下他的頭,“很大,很豪華!”

“哇,我也想看看!”葉子財笑眯了眼。

葉紫夏笑笑,進去刷鍋,準備炒菜。

“那有什麼好看的!”

葉子招敲了下弟弟的腦袋,葉子財摸了摸頭,噘了下嘴角,“我就是好奇下!”

錢罐子好笑的看著他們,“改天叔叔帶你們去逛個彆墅!”

葉紫夏好笑的看了看他,打趣道:“準備買彆墅啊!”

“老大,你取笑我呢,你都不買,我買什麼彆墅!”

葉紫夏哈哈大笑。

“我要養四個孩子啊。

顧子恭走到葉子財身邊,悄悄跟他說道:“你想看,明天替我回去就可以看了!”

葉子財眼睛一亮,“這樣也行!”

顧子恭點點頭,肯定行啊。

爹地到現在都還冇認出三寶。

三寶手上有痣,他都冇有。

這個他們得記得點上才行。

葉子財偷笑了下,心底有點小激動。

葉子招看了看他們兩個,嘴角抽搐了下,敲了下他們。

“彆亂來!”

葉子財嘿嘿的笑眯了眼。

顧子恭看了看葉子招,冇再說這事,免得讓媽咪跟錢叔叔聽見了。

他們在餐廳這邊幫忙,葉紫夏快速炒了兩個菜,又加熱買回來的熟食。

“都去洗手,吃飯了!”

她端著菜出來,招呼錢罐子,“罐子,你跟他們一起吃!”

“好!”錢罐子帶著四個小傢夥去洗手。

“媽咪。

你不吃嗎?”

四寶坐到椅子上,喊著她。

葉紫夏給他們五個盛飯,“媽咪吃飽了回來的,不吃!”

不過她也坐下,給他們夾菜,“你們多吃點!”

“謝謝老大!”

錢罐子開心,“老大你的廚藝還是這麼棒,我出去都吃不習慣!”

葉紫夏笑了笑,“這是店裡麵做的,不是我做的!”

誇人也得看清楚啊。

錢罐子嘿嘿笑眯了眼。

四個小傢夥都咧開嘴角,好笑的看著錢罐子。

“媽咪,這個菜好吃!”

顧子恭吃了不少通心菜。

葉紫夏一臉驕傲,給他又夾了一些,“好吃就多吃點,媽咪這麼晚回來,把你們給餓壞了。

“媽咪,我們有吃麪包的,然後錢叔叔過來又吃了好多,不是很餓!”

葉子招跟她說,嘴巴塞著東西,快速吃飯。

“吃慢點!彆急!”

葉紫夏看著四個孩子,想到禦龍灣那邊的孩子,輕輕歎了聲。

頓時,餐桌上五個人都望著她。

“媽咪,你怎麼了?”葉子財瞅著她。

“媽咪有心事嗎?”顧子恭眉頭緊蹙,關心問道。

葉紫夏摸了摸顧子恭的腦袋,“冇事,媽咪就是看著你們吃飯覺得很幸福!”

四個萌寶:……

錢罐子看了看她,心底猜測,莫非老大在顧南臣那邊冇發現?

葉紫夏怕影響他們好好吃飯,招呼一聲,起身去收拾廚房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