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嗯。

顧南臣眸光微閃,不知道為什麼,今天兒子喊他的聲音有點軟軟糯糯的。

好像還帶了那麼點驚喜。

不像以前,總是冷著張臉,就連聲音都冷冷的。

顧南臣的心軟了一點,他低聲說道:“跟你媽咪道歉。

安代珊再不好,也是顧子恭親媽。

葉子進一愣,旋即看向一邊突然得意起來的安代珊。

所以,爹地就是為了這個壞女人不要媽咪的?

真瞎!

葉子進的小臉氣鼓鼓的:“我不!”

他一扭頭,就看見安代珊靠近這個臭爹地。

這怎麼可以!

爹地是媽咪的!

葉子進伸手猛地一推,安代珊哎呀一聲,楚楚可憐:“嗚嗚,南臣……”

見他不聽話,還動手打人,顧南臣的臉也沉了,“道歉!”

“要我跟她道歉,冇門!是她故意丟掉我的東西的!”

“那棉花糖不是我一個人要吃的!是我要送人的!”

嗚嗚嗚,他的兄弟們吃不上棉花糖了!

葉子進又瞪了一眼安代珊,都怪她!

而且,就是她害的他們被爹地拋棄的吧。

想到葉紫夏辛苦拉扯他們兄弟幾個長大,很不容易,他們出生的時候,都差點被人害死了,小傢夥眼眶瞬間紅了起來,無比委屈,無比憤怒。

連帶著,對顧南臣也討厭上了,迅速挪到車門邊。

“停車,我要下車!”

什麼屁爹地,不僅瞎,還不講道理!這樣的爹地他纔不要認呢!

顧南臣卻是一愣,送人的?

看著兒子倔強的麵龐,顧南臣立即明白過來。

兒子是來接自己的,這東西除了送他,還能送誰?

原來是因為毀了送他的禮物才這麼難過啊。

難為兒子還想著自己。

一想到自己都冇給兒子帶禮物,兒子卻給自己準備了東西,顧南臣突然有些愧疚,連帶著語氣都放柔了一些,“好了。

不就是棉花糖麼,爹地讓人給你買。

哭唧唧的葉子進抬起水汪汪的眼睛,“真的咩?”

“嗯。

”顧南臣點頭,“回家就能吃到。

“耶!”

葉子進小臉立即笑開了花,撲進了顧南臣的懷裡,“謝謝……爹地!”

行吧,這個爹地除了有點冷,有點凶,有點不好靠近……

對他好像還蠻不錯的?

安代珊看著父子兩,偷偷鬆了口氣。

隻是看著葉子進的眼神卻多了幾分暗藏的凶狠。

小野種就是小野種!怎麼養都養不熟!

她把這個小野種帶回來五年了,還用那個女人的頭髮做了親子鑒定給顧南臣看,可顧南臣從來不提娶她的事情,就連她想在他的彆墅過夜,都不行!

果然,等到了禦龍灣一號,顧南臣抱著睡著的葉子進下車,順勢對跟在後麵的安代珊說道:“你回去吧,這裡用不著你。

“我……”安代珊還想爭取一下。

然而,顧南臣已經抱著孩子進去了。

安代珊咬牙,五年了,為什麼他對她還是這麼無情冷血!

是在記恨她五年前對他下藥嗎?

當年她是下了藥,想要爬上顧南臣的床,逼他娶她,可陰差陽錯,她走錯了房間,等她反應過來,趕到正確房間的時候就看見一個女人躺在顧南臣的身邊,滿身都是痕跡。

兩人都沉沉睡著!

木已成舟,她隻好把那個女人關了起來,等孩子生下來就抱著孩子找上門去。

可誰知,顧南臣認下了孩子,卻不認她!

安代珊憤憤的轉身,沒關係,她可以等。

顧氏夫人的位置,隻能是她的!

顧南臣抱著兒子上樓,回到顧子恭的臥室,輕輕放下小傢夥。

“媽咪……”小傢夥嘟噥了一聲,翻身,腳丫子跨到床上去。

媽咪?

剛剛不是還跟安代珊吵得不可開交麼。

顧南臣眸光閃了閃,彎身給兒子脫掉鞋子,蓋好被子,突然看見小傢夥手腕的位置有顆痣,眸光忽的一凝。

這小子,好像這裡冇長痣吧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