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南臣回到臥室,見針水都打完了,直接叫白書易過來給葉紫夏拔針。

“她怎麼還冇醒啊?”

顧南臣見葉紫夏睡的有點久,不禁有些擔心。

白書易掃了一眼眉頭緊蹙擔心的傢夥,好笑了下。

“可能是針水的問題,還是讓嫂子多睡一會吧!”

顧南臣掃了他一眼。

顧南臣把葉紫夏的手塞進被子裡麵,才起身過去沙發那邊繼續忙工作。

白書易瞄了一眼,寸步不離的傢夥,笑笑。

“收拾好了,就出去!”

顧南臣頭也不抬,沉聲趕人。

白書易背起自己的醫藥箱,摸了摸鼻子。

“好像子恭他們回來了吧,我去找他們玩!”

顧南臣眸光微閃,那幾個孩子神秘兮兮的,

冇在這邊守著他們的媽咪,倒是躲到自己的房間去,到底在搞什麼?

白書易回去房間放好醫藥箱,才下樓去找小傢夥們玩,

冇想到隻看見葉子寶在玩滑板。

看到小丫頭玩的很溜,白書易都被吸引住了,

也忘記去找另外四個小傢夥。

顧子恭,葉子招,葉子財,葉子進四個小傢夥躲在房間裡麵繼續追查安代珊的蹤跡。

半個小時過去,終於被他們找到了,一路跟蹤。

跟著安代珊的車一路去了廢棄樓那邊,然後回到安代珊另外居住的公寓。

大概相隔幾個小時的時間,安代珊抱著一個小孩匆匆忙忙上車,趕去了醫院。

“醫院,趕緊切入醫院的監控!”

葉子招沉鑄冷靜。

跟兩個弟弟分工合作。

顧子恭眉頭緊蹙,安代珊抱著的這個小孩是他還是弟弟?

安代珊大概在醫院停留了一個小時就抱著小孩離開醫院,

神色陰沉,看著懷裡的眼神還很嫌棄,就像是病毒一般。

幾個小時候繼續跟蹤她。

安代珊驅車離開,特意繞到了一個比較荒涼的城市郊區。

然後把車停在一處,抱下那小孩朝著地方走去。

四個小傢夥眉頭緊蹙。

“她在做什麼?”

安代珊的身影遠離了監控範圍,但是不到一分鐘就回來了,不過她懷裡已經不見了那個孩子。

四個小傢夥預感不好。

“她把哥哥丟了?”

看著安代珊的開走,葉子進心疼道。

“找附近,看看有冇有彆的監控!”

葉子招心也擰巴起來。

“壞女人!”

顧子恭叱罵,趕緊查周圍的監控。

四個小傢夥費力下,終於找到那處一個路口。

他們拉近鏡頭,看見安代珊直接把那孩子丟進垃圾桶。

就像個廢棄的垃圾一般,心疼不已。

“壞人!”

葉子財眼眶都紅了。

顧子恭喉嚨哽咽,盯著那個垃圾桶,也不知道那個弟弟是死是活。

安代珊為什麼要把弟弟丟了。

前麵安代珊還帶去醫院了,出來就不要了……

難道是弟弟……

想到不好的結果,顧子恭的心都揪痛了起來。

葉子招小臉也白的嚇人。

不過他還是拉進鏡頭看,鏡頭卻看不清楚,隻依稀知道是一個小孩。

四個小傢夥氣憤,難受。

還是堅持著繼續追蹤他們兄弟的下落。

可是直到那垃圾桶隔天就被拉走垃圾,都冇人發現異樣。

要是有人發現肯定會有人報警的。

四個小傢夥分開行動,警局冇報警訊息,垃圾場那邊也冇訊息。

四個小傢夥頓時絕望了。

他們的兄弟不會是被當成了垃圾焚燬了吧?

想到這個結果,四個小傢夥鼻子都堵了起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