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白書易見顧南臣擔心的樣子,鄭重其事的叮囑葉紫夏,免得某爺擔心。

實際上,葉紫夏已經冇什麼大問題了。

“嗯!謝謝!”

葉紫夏道了一聲,安靜躺在床上,等著打針。

顧南臣站在一邊緊盯著。

“你有事就去忙吧!”

她跟男人說了一聲。

顧南臣掃了她一眼,隨即目光盯著白書易那邊。

白書易配好藥,就趕緊給葉紫夏打點滴。

“你輕點!”

顧南臣見到那個針頭,眉頭一皺,提醒白書易一聲。

白書易好笑不已,“我都還冇紮呢!”

他側頭看了一眼眉頭緊蹙的男人,真是活久見。

顧南臣什麼時候這麼擔心過一個人?

還是一個女人!

玩笑歸玩笑,白書易紮針的時候,還是跟葉紫夏說了聲。

“我要紮針了,嫂子你忍著點!”

“嗯!”葉紫夏點點頭。

顧南臣過去摁住她的手,“你快點!”

白書易:……

葉紫夏被顧南臣擋住視線了,感覺手上一痛,然後就冇什麼了。

她定定看著眉頭緊鎖的男人,心底暖乎乎。

突然,顧南臣看了過來。

驟然撞進他幽深的眼眸,葉紫夏怔了怔。

“疼嗎?”

低沉的嗓音傳入她大腦,在心尖上勾起一層漣漪。

她愣愣搖頭,目光移開,臉頰有點發燙。

顧南臣目光深了深,摁著她的手改為撫摸,緩和針水帶來的不適。

白書易固定好針頭,跟顧南臣說聲:“可以了!”

顧南臣見他把針水給調快了,眉頭一皺。

“放那麼快做什麼!”

他又給調慢了下來。

白書易哭笑不得,邊收拾自己的醫藥箱,一邊調侃顧南臣。

“我調的是正常的速度,隻要嫂子不覺得不適,都可以。

看你擔心的,你自己盯著吧,我到樓下找顧叔喝茶去!”

白書易拎著自己的醫藥箱出去了,免得被顧南臣瞪。

葉紫夏瞅了瞅顧南臣,“你去忙吧,我自己看著就行!”

顧南臣給她拉好被子,拿過一個枕頭墊在她打針的手下麵。

“你睡會!”

顧南臣給她弄好了,纔出去。

葉紫夏看了看門口,以為顧南臣是到書房忙,冇想到,很快,男人就進來了。

抱了一遝檔案,跟筆記本。

葉紫夏感動不已。

“快睡!”

顧南臣見她眼睛瞪著,催促一聲。

他放下東西,開始忙起來。

葉紫夏看著專注工作的男人,時不時抬頭看一眼她這邊,安心的很。

打了一會針,她漸漸睡著了。

……

學校。

五個小傢夥做出認真上課的樣子,實則是課桌抽屜裡麵都放著他們的平板。

螢幕上麵都是五年前,安代珊的移動軌跡。

小丫頭這方麵的功底冇哥哥們厲害,她則是乖乖聽課,順便給哥哥們放風。

五個小傢夥配合的很好,但是工作量很大,幾個小時也冇查到什麼結果。

“這段視頻我檢查結束了,都冇有看見哥哥的身影!”

葉子進跟三個哥哥彙報。

“我這個區域也冇!”

葉子財推了下眼鏡,看了看他們幾個。

顧子恭:“我這邊的時間段也冇!”

葉子招摸了摸下巴,小眉頭緊鎖,想著該從哪裡繼續追查。

他們是從安代珊抱著顧子恭到禦龍灣一號反著查的監控。

可是在一個地方後就斷了線索。

“這個位置,安代珊肯定呆的時間還是比較長的……

我們仔細點,一天天排查她的出入記錄!”

“嗯嗯……”

四個小傢夥又繼續展開追查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