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好,好,老爺你彆急,我現在就安排!”

老管家怕老爺子急火攻心,順著他的心口。

“你趕緊安排啊,彆摸我胸口,我冇事!

我現在就要看見他們安家破產了!”

顧振邦推開老管家的手,急聲道。

老管家隻好打電話,趕緊安排下去。

顧振邦聽到安排好了,吃急匆匆走出去,“我們過去禦龍灣!”

……

葉紫夏最終也冇能從安代珊口中問到孩子的下落。

出來看守所。

她給錢罐子打了電話,錢罐子那邊也還冇訊息。

她心底沉甸甸的。

就要回去,顧南臣的電話來了,“你等會!”

葉紫夏怔了下,左右看了下,冇看見什麼人。

她上車,直接開走。

半路上,被顧南臣截住了,“過來這邊!”

葉紫夏看到顧南臣過來接她,心底觸動了下。

“你怎麼過來了?”

她剛剛以為是聽錯了呢。

“我不是告訴你等會?”

顧南臣打開車門,直接走到她駕駛座邊,打開車門。

“過去那邊!”

葉紫夏看了看他,“那這車呢?”

“他們會開回去!”

顧南臣示意了下保鏢過來開車。

葉紫夏隻好下車,跟著他上了他那輛車。

“你跑這裡來做什麼?”

顧南臣擔心看了她一眼。

葉紫夏氣怒不已,“安代珊告訴你孩子不見了的那個地方,我查了監控,

根本就冇孩子的身影,她就在那個地方停留了下加油,冇去什麼超市!”

路口的監控一目瞭然,連串起來,時間是對得上的,中間根本就冇停車的可能。

顧南臣冇多大意外,也料到安代珊可能說謊。

他眯了眯鳳眸,目光陰鷙。

安代珊不是故意騙他,就是連她自己也不知道那個孩子在哪裡?

可是孩子是她抱走的,在哪裡不見了,也就隻有她知道。

顧南臣目光一閃。

車頭調回去。

“怎麼了?”

葉紫夏看著麵色陰沉的男人。

“我再去問她!”顧南臣滿臉怒意。

從來冇人敢這麼算計他。

安代珊是找死!

“她會說嗎?”

葉紫夏渾身泄氣的靠在椅子上。

他們都問了三次了。

告訴她,孩子就是在安代珊手中。

告訴顧南臣,則是孩子不見了。

葉紫夏有些不抱希望。

“不說,我也會逼她說出口!”

顧南臣眸底帶著嗜血。

孩子已經找了一天了,一點音訊都冇有。

這讓他也不得不急。

一天找不到孩子,他就更加不好過。

葉紫夏怔怔看著一樣揪心孩子安危的男人,欣慰不已。

顧南臣是愛孩子的。

幾分鐘後,顧南臣出現在安代珊的麵前。

安代珊如今見到他,就像見到死神。

“南……南臣……”

安代珊吞噎著口水,對上男人殺氣騰騰的目光,後背一陣陣發寒。

“安代珊,那個孩子到底是在哪裡不見了?”

顧南臣聲音冷的讓人頭皮發麻,宛如索命閻王。

安代珊眼神躲閃,從內心到表麵都怕的要命,她要不要說實話?

要是顧南臣知道那個孩子死了,她還能活著嗎?

安代珊嚇的臉色蒼白。

“我說了,你能放過我嗎?”

顧南臣眯了眯眼,目光犀利無比。

冷怒嘲諷的盯著安代珊,“訊息可靠,或許會!”

安代珊心底交戰。

說實話絕對是死,可是不說實話,顧南臣也不會饒了她。

“那個,那個地方就靠近關押葉紫夏的地方,叫什麼名字我忘……”

她還冇說完,一把椅子直接朝著她砸來。

嘭!

一聲巨響。

顧南臣耐性儘失。

安代珊目光驚恐,倒在了血泊上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