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南臣目光隨著車離開,過了一會才轉身進屋。

吩咐管家一聲,“叫文韜過來!”

“是!”管家趕緊給文韜打電話。

顧南臣進了兒子的房間。

小傢夥見他進來,趕緊藏起手機。

顧南臣眯了眯鳳眸,“藏什麼?”

葉子進瞄了他一眼,心跳加速,心虛的很。

“冇藏什麼!”

他掃了一眼小傢夥,坐在兒子的床上,喊道。

“過來!”

葉子進小心翼翼的瞄了他一眼,才慢慢的挪過來。

站在離顧南臣幾步遠的位置,防備的看著他,“你是不是生氣了?”

顧南臣這副深沉的樣子,讓葉子進心底直打鼓。

顧南臣看著兒子,“你很喜歡那個女人?”

那個女人?

葉子進眉頭皺了下,才反應過來,顧南臣指的是葉紫夏。

“喜歡!”

顧南臣定定看著他,“為什麼?”

這小子竟然喜歡葉紫夏勝過安代珊?

“因為她身上有媽咪的味道!”

葉子進瞄了他一眼,垂下腦袋。

顧南臣一頓,神情有點恍惚。

他也在那個女人的身上聞到她的味道。

“你怎麼知道她身上有媽咪的味道,你回來我這裡的時候,還很小!”

葉子進撅起小嘴,抬頭看著他,“我就是知道,

她肯定是我媽咪,那個安代珊是假的!

姐姐纔不像安代珊一樣,姐姐對我很好。

顧南臣輕哼了聲,“你纔跟她相處多久,就知道她好!”

“就是知道,你要是娶老婆的話,我比較喜歡你娶這個姐姐,

她肯定不會像安代珊那樣討厭我!”

顧南臣揉了下兒子的頭,“去洗澡!”

葉子進眯了他一眼,試探問道:“爹地,你是不是也懷疑安代珊不是我媽咪!”

“我跟她一點都不像,我跟姐姐比較像!”

顧南臣眉頭一蹙,像嗎?

他怎麼冇看出來?

“好了,去洗澡!”他起身,命令道。

葉子進吐了下舌頭,轉身跑去洗澡了。

顧南臣站了一會,才轉身出去,見管家在忙,顧南臣叫他過來。

“你覺得葉紫夏怎麼樣?”

“葉小姐啊!”

管家看了看他,知道顧南臣是關心跟小少爺相處的人的人品。

“人很隨和親切,對小少爺很耐心,很溫柔,甚至有點寵溺。

有時候感覺……”

管家沉吟了下,看了看他,不確定要不要說那些話。

顧南臣掃了他一眼,“感覺什麼?”

“有時候感覺葉小姐跟小少爺纔是母子!”

管家硬著頭皮說道:“葉小姐跟小少爺待在一起,側臉有點相似!”

仔細看的話,也有點點像。

“可能是錯覺吧!”

顧南臣丟下一句,邁步去了書房。

管家看了看顧南臣,歎了聲。

葉小姐要真的是小少爺的親媽就好了。

肯定比安代珊對小少爺好不知道多少倍。

葉紫夏回到小區門口,都快八點了。

她讓保鏢在門口停車,“謝謝!”

她在小區門口買了一些熟食,趕緊回去。

家裡的四個崽崽肯定餓扁了。

走著走著,她小跑起來。

火急火燎的趕到家,到門口就聽見裡麵傳來的嬉鬨聲。

她怔了下,打開門進屋,看見是錢罐子帶著四個小傢夥在玩遊戲,笑了笑。

“錢罐子,你過來了!”

“老大!”錢罐子回頭跟她打聲招呼。

“媽咪!”

四個小傢夥紛紛跑了過來,幫她拿東西。

“你們餓壞了吧?”

葉紫夏抱歉的抱了下四個孩子。

“冇有,錢叔叔給我們帶了好吃的!”葉子招笑道。

葉紫夏關上門,換鞋子,“罐子,你什麼時候過來的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