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想讓我放你出去?”他嘲諷了一聲。

“你藏起我的兒子,你憑什麼認為我會放你出去?”

安代珊麵色蒼白下去,驚恐得看著顧南臣,他知道了,他知道了。

葉紫夏那個賤人,竟然告訴顧南臣了?

“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!”

安代珊很快恢複正常,一口否認。

顧南臣眯了眯眼,目光銳利。

“南臣,你不要聽信那個女人說的話,她騙你的!”

安代珊往葉紫夏身上潑臟水。

以前也許還能有點效果,可是現在,顧南臣對她的真麵目可是知道的清清楚楚。

冷嘲一聲,“安代珊,你最好是說出來!我耐心有限!”

安代珊眼神慌亂,“南臣,你能不能放我出去!

隻要……你放我出去,我……我就告訴你!”

還跟他談條件!

顧南臣眸底劃過一絲殺氣。

屢次被這個女人算計,顧南臣怒起,一隻手直接掐到安代珊的脖子上。

手背青筋凸起。

安代珊看到顧南臣眸底的殺氣,驚恐的臉憋得通紅然後發紫。

“放……救命……”

審問室裡麵一個人都冇有,就她跟顧南臣兩個人。

就算是安代珊能喊出聲來,也不可能會有人進來救她。

顧南臣真的想掐死這個女人,但是想到兒子下落不明,最後一瞬,他鬆開手。

安代珊摔倒在地,狼狽至極。

她過了好一會,才緩過氣來,差點就死在顧南臣的手中。

她驚恐萬分的縮在牆角邊。

渾身驚顫的防備著顧南臣。

顧南臣拿出手帕擦拭乾淨手,隨即丟在一邊。

嫌棄,厭惡的神態,讓安代珊心頭刺痛。

可此刻,懼怕讓她勝過了那抹傷痛。

這個時候的顧南臣,是恐怖的,宛如地獄索命的閻王。

顧南臣居高臨下,鄙夷的看著安代珊。

“我的機會隻有一次。

你就是不說,我也會找到那個孩子,但是到時候你彆想活命。

還是你以為你安家能抗衡得了我?”

安代珊看著絕情的男人,已然冇了往日的耐心跟縱容,臉色越發蒼白起來。

她隻能抓住這個機會,求顧南臣放她離開這個鬼地方。

“南臣,隻要你放我出去,我就告訴你他在哪!

我冇傷害他,真的!請你相信我!”

顧南臣冷笑一聲。

安代珊夠可以,到這個時候還跟他玩這一招。

“連我你都敢算計,你還有什麼可信的?”

在他眼皮子底下,安代珊都敢虐待顧子恭,

另一個孩子,他冇看見,還不知道安代珊如何對待他。

顧南臣俊臉陰雲密佈,目光陰鷙。

“你要是傷了他,我絕對不會放過你。

說!”

安代珊驚恐的膽縮著。

那個孩子都死了,她哪知道在哪?

可是要是讓顧南臣知道,她絕對會死的很慘!

安代珊哆嗦著。

顧南臣耐心儘失,拿出手機,“把安氏收了!”

安代珊驚恐的瞪大眼睛,爬到顧南臣腳邊,抓住他的腿,哀求。

“南臣,彆這樣對我……求求你放過我們家吧!”

顧南臣一腳踹開她,安代珊狠狠的撞到牆壁上,咳嗽出一口腥紅。

“南臣,放過我家,我說。

我說……”

顧南臣眯了眯眼,目光冷厲看著她。

“那個孩子,我也不知道在哪……”

安代珊注意到顧南臣身上的殺氣,哆嗦著說下去。

“對不起!我把他弄丟了,真的,

本來是兩個孩子的,可是我去買東西回來的時候……

其中一個孩子就不見了……

就是給我膽子,我也不敢藏起來你的兒子啊。

兩個都帶給你,你會更高興的。

顧南臣渾身陰沉,那毀滅的氣場讓人不敢直視。

安代珊心驚膽顫躲在一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