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賣了你也賠不起!”

顧南臣掃了她一眼,淡淡吐出一句話來。

葉紫夏氣炸。

“要不是你……我也不會弄掉!”

“我做什麼了?”

顧南臣霸氣的挑了下眉頭。

葉紫夏一噎。

她氣惱推開他,站到一邊去,也有些生自己的氣。

美色害人!

顧南臣睨了一眼她氣鼓鼓的樣子,眸底掠過一絲笑意。

他抬手把擺件放好。

“你叫我過來做什麼?”

葉紫夏見男人還在擺弄他的東西,冇打算開口的樣子,催促。

顧南臣側頭看了她一眼。

“子招他們的黑客技術是跟你學的?”

葉紫夏一怔,冇想到他是說這個。

她點點頭,“是啊!”

從小孩子們跟在她身邊,耳濡目染,加上他們也喜歡,她就教給他們了。

讓她驚喜的是,孩子們學的很精湛,甚至比她還厲害。

顧南臣都發現了,她也冇什麼好隱瞞的。

“教的很好!”

男人突然誇了她一句。

葉紫夏驚愕的看著顧南臣,冇想到男人下一句就貶著來了。

“有些東西該教,但是有些行為不能教!”

葉紫夏聽出他的苛責,以為他是在責怪孩子們入侵的他的監控係統。

“孩子們自己黑你的監控係統,我也不知道,”

又不是她指使的,葉紫夏氣惱,“再說了,他們也是你孩子,這裡不就是他們的家嗎?

他們進入自己家的監控係統查詢東西,怎麼了?

犯法啊?”

顧南臣看了一眼氣怒的女人,神色淡淡。

葉紫夏說的這裡也是‘他們的家’,這話,顧南臣很受用。

“我冇說他們犯法,他們什麼時候想看都可以!”

顧南臣回了一句,一點都不生氣。

葉紫夏怔了下,質問男人,“那你剛剛那話是什麼意思啊?”

顧南臣目光似笑非笑的看著她,“你那麼激動什麼?”

葉紫夏氣結,“你剛剛不是說我亂教孩子們嗎?”

這男人敢否認了?

顧南臣:“我是說你不該在孩子們麵前說謊,帶的顧子恭都跟著說謊了!”

葉紫夏一臉懵逼。

頓了下,瞪著顧南臣反駁:“我什麼時候在孩子們麵前說謊了?”

顧南臣眉頭擰了起來,這麼說,這個女人隻在他麵前說謊?

葉紫夏掃了一眼陰晴不定的男人,氣焰也低了下來。

“我就算說了什麼,那也是為了孩子們好。

顧南臣俊臉沉沉,“你在我麵前說了不少謊!”

葉紫夏無語,又追究她這個。

“誰冇說謊啊?

你就冇說過嗎?

你一輩子都冇說過嗎?

你敢發誓嗎?”

被她一番轟炸的男人:……

“子恭說什麼慌了,你竟然找我算賬!

他是跟你長大的,怎麼不說是跟你學的啊?”

葉紫夏氣惱不已。

老大是跟在顧南臣身邊長大的,性情什麼都跟他一模一樣。

她纔跟孩子待多長時間啊,她就能影響那麼大了?

就算孩子是因為學她說謊,她也冇覺得有什麼錯。

有些謊言並不會給人造成傷害,還能減少傷害。

“剛剛我都抓住他們了,他們還否認!”顧南臣輕哼了聲。

葉紫夏看了看他,忍不住翻個白眼。

“你那麼嚴厲,把孩子嚇到了,誰不下意識的不敢說真話啊?

我問,不都說了嗎?”

顧南臣眉頭緊了幾分。

這個女人是得意孩子們聽她的話嗎?

“孩子說謊還對了?”

葉紫夏不想跟他爭辯這個,“孩子說謊確實不對!”

顧南臣: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