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南臣冇法反駁兒子這話。

孩子們竟然都黑到他的電話內容了,他的手機可不是普通黑客就能進入的。

顧南臣再度被這幾個小傢夥的本事給驚豔到。

葉紫夏看了看顧南臣,見他被震驚到,笑了笑。

為孩子們的聰明才智自豪。

不過該教育的還是要教育。

“找哥哥的事情還是我們大人來,你們就彆摻和了,

到時候弄出麻煩,你們爹地還得分心處理!”

四個小傢夥嘟著小嘴。

葉子進低聲嘟噥,“說不定我們第一個找到呢!”

葉紫夏摸了摸他的頭。

“媽咪是擔心你們一個不小心,破壞了彆人的係統,不安全!”

“媽咪,我們會小心的!”葉子財瞅著她。

葉紫夏含笑點了下他的鼻子。

“好了,快去睡覺,很晚了。

剛剛都睡下了,又跑起來搗鼓這些!”

葉子招嘿嘿笑了笑,“誰叫媽咪都不告訴我們啊!”

“怪我咯!?”

葉紫夏瞪一眼過去。

顧子恭突然抱住葉紫夏。

葉紫夏怔了下。

“怎麼了寶貝?”

“媽咪,你彆擔心,我們一定會找到弟弟的!”

葉紫夏感動,拍了拍小傢夥的後背。

“嗯!”她欣慰一笑。

葉子招瞄了一眼顧子恭,“老大,你怎麼叫弟弟,說不定他纔是哥哥!”

顧子恭轉頭看了看他,“也有可能我是哥哥啊!”

葉子招哎了一聲,“我連老二都排不上!”

葉紫夏好笑了下。

葉子進跟葉子財笑嘻嘻道:“那我變的更小了!”

“都不小,你們都是一樣的年紀,隻是順序不一樣。

葉紫夏安慰了下幾個小傢夥,催促他們上床睡覺。

“快睡覺,很晚了,一會吵醒寶寶!”

顧南臣見床上的小傢夥翻個身,也催幾個孩子趕緊去睡覺。

四個小傢夥看了看他,然後紛紛在葉紫夏的臉上親了下,才爬上床睡覺。

“媽咪晚安!”

“寶貝們晚安!”葉紫夏過去給他們蓋好被子。

“叔叔晚安!”葉子進瞅了顧南臣一眼,喊了聲。

顧南臣勾了勾嘴角,“晚安!”

葉子招跟葉子財也道了一聲,就是顧子恭跟顧南臣置氣,轉開頭,不跟他道晚安。

顧南臣眉頭皺了下,等孩子們睡著了,他叫葉紫夏過去他房間。

葉紫夏留了一盞小燈,才關上孩子們房門出去。

看了看顧南臣房間那邊,猶豫了下纔過去。

結果她進去,冇看見某人。

浴室那邊傳來流水聲。

葉紫夏:……

什麼人啊,叫她過來,自己卻去洗澡?

她轉身就要回去客房那邊,裡麵傳來男人的聲音。

“等會!我馬上好!”

葉紫夏奇怪,瞄了浴室那邊一眼。

這人是有透視眼嗎?

竟然知道她在?

葉紫夏隻好留在房間裡,等會。

大概幾分鐘後,顧南臣才從浴室裡麵出來。

葉紫夏在看他房間裡麵的擺件,聽到開門聲,轉頭看去。

就對上男人健美的體魄。

眼睛被刺激了下。

她吞了下口水。

顧南臣眸光一閃,大步走到她跟前。

頓時,男人霸道的氣息撲麵而來,綿密的包圍住她。

葉紫夏心跳失序,麵頰上染上幾分迷人的緋紅。

“好看嗎?”

“啊?”

葉紫夏心一顫,手一抖,拿在手裡的擺件瞬間就滑掉了下去。

顧南臣眼疾手快,俯身,接住。

“知道這個東西多少錢嗎?”

他目光深深的盯著她,透著危險的訊息。

葉紫夏噎了下口水,驚呆了。

愣愣問道:“多少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