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紫夏回到房間,給錢罐子打了電話。

“罐子,孩子有訊息了嗎?”

“還冇!”

錢罐子正在電腦前分析數據,跟葉紫夏彙報。

“老大,我拿到一部分數據,還在篩選,到時候一個個城市去找。

葉紫夏眉頭緊鎖,這很難。

但是這個也是唯一一個能找到孩子的辦法,再難她也不會放棄。

“你發過來我一份。

葉紫夏突然想到一個,“你說安代珊會把孩子放在什麼地方養?

會不會是寄在親戚朋友家的可能?”

“老大,你太聰明瞭,我怎麼就冇想到呢,這個是極大可能的。

那女人搶走孩子竟然不給顧南臣,肯定是想留著一手,

不是給親戚朋友養,就是通過他們送人,

肯定還是可以找到線索的,我現在就查她的關係網,一個不漏揪出來。

然後再偷偷接近他們調查。

”錢罐子激動道。

葉紫夏也覺得這樣可以,至少範圍比全國同齡孩子中找人縮小了不少。

“兩邊都查!”

葉紫夏吩咐一聲,一點可能性的線索都不能放過。

“是,老大,”

錢罐子頓了下,還是安慰葉紫夏,“老大,你彆著急,

我們會抓緊時間找人,

但是這個工程量龐大,

估計不會那麼快就能找到,你要有個心理準備!”

“嗯,我知道,你一會把數據發給我,你也注意休息!”

葉紫夏提醒錢罐子幾聲,才掛了電話去洗澡。

她剛剛進浴室,躲在門口的四個小傢夥就跑回去自己房間。

消無聲息,冇人發現。

顧子恭看著葉子招,葉子財,葉子進。

聲音凝重,“媽咪也在找這個孩子!”

葉子招擰著眉頭,點頭道:“看來媽咪是還生了一個!?”

葉子財跟葉子進對視了一眼。

葉子財:“我們要不要直接問媽咪!”

大家看著他,葉子進撇了下嘴角,坐到沙發上。

“我們之前問了幾遍,媽咪都不跟我們說,

我們直接問,她會說嗎?”

“媽咪肯定是怕我們跟著擔心,纔不肯告訴我們!”

葉子招篤定,他看了看顧子恭。

“就像老大,我們在國外的時候不也是一直都不知道嗎?”

“媽咪可能藏事了!什麼都不告訴我們!”葉子財哼了聲。

顧子恭眼睛轉了下,“竟然媽咪不想我們知道,

那我們就裝作不知道好了!”

葉子招看了看他,也覺得這樣好。

“可以,我們裝作不知道吧,

不過我們也可以偷偷找那個孩子!”

葉子招看了看葉子財跟葉子進兩個弟弟。

兩個小傢夥冇意見,聽老大老二的。

“我們怎麼找啊?”

葉子進一臉懵逼。

這個連媽咪跟爹地都冇辦法啊。

頓時,四個小傢夥就犯愁起來。

“從當年孩子怎麼不見的開始找起,總能找到吧?”

葉子財蹦出一句。

顧子恭跟葉子招也同時想到了。

“當年,我是被安代珊搶走的,那個弟弟自然也是被她搶走的。

“我們從安代珊身上查起。

葉子招眸底劃過一絲精光。

葉子財跟葉子進看著哥哥,“老二,你是不是想到什麼法子了?”

葉子招示意他們靠近,才窸窸窣窣的告訴他們。

“我們查安代珊五年前的蹤跡!”

顧子恭,葉子財,葉子進眼睛一亮。

這個可以。

“怎麼查?”

葉子進直接問道。

“笨!”

葉子招敲了下弟弟的腦袋,“監控啊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