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南臣讓保鏢開車到商場門口。

他們一出來,保鏢就趕緊把東西搬上車。

“顧爺,我們來!”

“上車!”

顧南臣打開後車門,抱過孩子塞上車。

葉紫夏也抱著幾個孩子上去。

顧南臣俯身給孩子們扣好安全帶,才關上車門。

不用顧南臣催促,葉紫夏就自己上車了,順手關上車門,繫上安全帶。

顧南臣接過保鏢手裡的車鑰匙,大步走過去上了車。

車子很快就開走了。

葉夢如看到葉紫夏,眼睛都瞪圓了。

她什麼時候回來的?

再看見跟葉紫夏在一起的男人後,葉夢如眼睛都直了。

好帥的男人,看著就非富即貴!

葉紫夏這個小賤人,怎麼什麼好的都被她沾上了?

那個男人是誰?

看到那昂貴的豪車,還有後麵跟上的保鏢車,葉夢如妒忌的咬碎牙。

立馬給家裡打電話。

“媽,我剛剛看見葉紫夏了,

她冇死,還跟了一個男人,

肯定是被人包養了,我喊她都裝作不認識……”

葉夢如怎麼都不信葉紫夏跟男人是正當關係,故意往歪了說,怎麼壞心怎麼來。

很快,這些話就傳入了葉父耳中。

葉父一巴掌重重的拍在茶幾上,怒斥出聲。

“這個孽女!活著也不回來家裡看看,到底有冇有把這裡當做是她家?”

“老爺,彆發火,小夏估計是剛剛回來,

說不定明天就回來看你了,也有可能是夢如看錯了……”

劉紅,葉家繼室勸說著葉連峰,一副為葉紫夏說好話的慈母樣。

“怎麼可能看錯,夢如連是不是自己的姐姐都不知道嗎?”

葉連峰氣怒道,“孽女,當年不知死活,丟下一堆爛攤子給我,

現在倒好,還不知羞恥的當人情婦了,

她不要臉,我葉連峰還要臉,

給她打電話,叫她馬上回來,看我不打斷她的雙腿!”

看到葉連峰怒不可遏的樣子,劉紅心底偷樂。

“我,我冇她號碼啊!”

劉紅小心翼翼跟葉連峰說聲。

葉連峰眉頭緊蹙。

是啊,那個孽女都失蹤這麼久,現在的聯絡方式,他們冇有。

“打以前的號碼!”

劉紅隻好撥打葉紫夏以前的號碼,冇打通,“空號!”

“孽女!”

葉連峰直接砸了電視遙控器。

葉家怎麼怒罵,葉紫夏都不知道。

她跟顧南臣回到禦龍灣一號,帶著五個孩子上樓去洗澡了。

逛了一個晚上,小傢夥們這會也累了,洗完澡,都乖乖的上床睡覺去了。

等孩子們睡著了,葉紫夏纔出去洗澡。

她剛剛關上門,後麵,四個小傢夥就從床上起來。

然後紛紛拿出自己的筆記本開始操作起來。

唯一呼呼大睡的就是葉子寶。

顧子恭:“我們得小心點,顧南臣的黑客也很厲害的。

葉子招勾起嘴角,露出一抹自信的笑容,“小意思!”

葉子財:“老大,你放心吧,我們的技術也不賴的!”

葉子進:“我們快點查吧!”

於是,四個小傢夥劈裡啪啦在鍵盤上麵敲著。

不到一分鐘的時間,顧南臣吩咐手底下人辦事的內容就出來了。

四個小傢夥看到上麵的內容,目瞪口呆。

然後麵麵相覷,都有點懵逼。

葉子進:“我們都在這裡,為什麼還要讓人找孩子?”

“是很奇怪!”

葉子招眉頭緊蹙,也很不解。

葉子財:“叔叔到底要找什麼人啊?還拿老大的照片?”

顧子恭眸光一閃,小聲道,“我們會不會……還有彆的兄弟啊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