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會不會是爹地欺負媽咪了?”

葉子寶眉頭緊蹙,直接猜到的就是這個。

幾個小傢夥麵麵相覷。

顧子恭低聲道:“應該不是!”

他這不是護著顧南臣,而是小傢夥對爹地還是比較瞭解的。

“要是媽咪被欺負了,剛剛不會在書房好好說話了。

葉子招幾個也覺得,“那肯定是因為彆的事情!”

葉子招眉頭緊蹙,總覺得葉紫夏瞞著他們什麼事情。

葉子進眼睛轉了下,“我們去後麵偷聽?”

葉子財眼睛亮了下,不過還是提醒一下弟弟。

“媽咪跟爹地剛剛都不準我們偷聽了,要是被髮現肯定處罰我們!”

“我們小心點就好了,你要是怕,我自己去!”

葉子進看了看他們,起身就跑下樓梯。

葉子招跟顧子恭對視一眼。

“我也去!”

葉子招擔心葉紫夏,也太好奇他們在書房說什麼,跟著跑去。

顧子恭也趕緊跟上,跑了過去。

“等下我,我也去!”

葉子財也跟上。

“哥哥等我!”

葉子寶還冇起來,他們都跑遠了。

葉子財回頭跟妹妹說道:“你不用去,留在這邊給我們放風!”

“哦!”

葉子寶激動的點點頭,“你們不要被髮現哦!”

四個小傢夥跑到書房後麵的陽台去,挨著身子靠近過去。

書房的窗簾收起來,很清晰看見裡麵的人。

四個小傢夥見顧南臣抱著葉紫夏,眼睛都瞪大了幾分。

頓時,對顧南臣的印象好了點。

“媽咪好像在哭!”

葉子進發現後,小聲跟哥哥們說道,眉頭緊緊皺起。

葉子財也點頭,“媽咪怎麼哭了,也聽不到他們在說什麼啊!”

進去書房的陽台門關著,裡麵又有些遠,根本聽不見大人在說什麼。

顧子恭跟葉子招眉頭緊鎖,緊盯著書房裡麵的動靜。

葉紫夏不知道孩子們在偷聽,收拾下自己的心情,

才發現自己還靠在顧南臣的懷裡,頓時尷尬了下。

紅暈瞬間爬上了耳貝。

她從他懷裡出來,眼神躲閃,打破沉默。

“顧南臣,你能不能多派人去找孩子,我怕安代珊會對他動手。

顧南臣眸光緊鎖她擔憂的小臉,抬手順了下她的頭髮。

“嗯,我現在就安排下去。

說著,顧南臣當即拿起手機打電話。

葉紫夏拉了下他的衣襬,小聲提醒,“秘密找好點,

大張旗鼓找的話,很容易被他們發現!”

“嗯!”

顧南臣掃了她一眼,隨即吩咐下去尋人。

“拿著顧子恭的照片去找人,看看公安係統有冇有記錄,讓各地秘密找人……”

葉紫夏看著下達命令的男人,俊臉上也是對孩子的擔憂,她心頭一動。

顧南臣也是一個合格的父親,對孩子的事都很上心。

顧南臣想到什麼,眸光一閃,“之前各大媒體尋人的廣告也可以繼續播放,找到孩子的人有懸賞!”

葉紫夏一頓,是啊,她怎麼冇想到這個啊。

這個尋人廣告可以再利用一下,而且還不容易被安代珊的人發現,最多就是看見了躲起來。

但是要是之前附近的人見過孩子,肯定還是有線索的。

葉紫夏激動起來,卻也擔心孩子的安全。

等顧南臣講完電話。

她才焦急問道:“這樣會不會讓他們警覺啊,會不會傷害到兒子?”

顧南臣安撫的摸摸她的頭,“有懸賞,那些人不敢動手。

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