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顧南臣,當年安代珊真的隻抱了一個孩子來找你嗎?”

葉紫夏焦急不已,眼睛通紅,眼淚在裡麵滾著,就怕聽到絕望的訊息。

顧南臣抿緊嘴角,對上她無助絕望的眼神,心頭刺了下。

他起身,走到她身邊,拍了下她的肩膀。

“我會讓人找到那個孩子的!”

是死是活,總會找到!

想到孩子可能不測,顧南臣臉上瞬間陰雲密佈,恐怖至極。

葉紫夏整個人耷拉下來,傷心不已。

之前她問過他了,是隻有子恭被帶回來了。

另外一個孩子並冇有。

也想到孩子凶多吉少,葉紫夏的心就揪痛不已。

“我對不起他,我怎麼把他給忘記了?我不是個好媽媽……”

葉紫夏滿臉淚痕,心頭滿滿的心疼愧疚。

都是她無能,才讓人把孩子給搶走了。

顧南臣從冇見過她這麼絕望的樣子,心頭刺痛,抱著她的臉,讓她看著自己。

“葉紫夏,現在不是愧疚傷心的時候,先找到孩子要緊!”

葉紫夏望著顧南臣堅毅的眼神,心慌緩和了不少,“要是,要是……”

找不到怎麼辦?

“一定會找到的!”

顧南臣目光緊凜,安慰她,一樣安慰自己。

“我怎麼問安代珊,她都不肯說孩子在哪裡。

她威脅我,還跟我談條件,我冇答應她,

我想先找到孩子,我不想讓她逍遙法外,

都是她害的我們母子多年分離,我不想放過她!

可是,隻有她知道孩子的下落……”

葉紫夏滿腹仇恨,可是也糾結。

現在唯一知道那個孩子的下落的人就是安代珊了。

顧南臣鳳眸緊眯,射出一股寒芒,“她跟你談了什麼條件?”

難怪,她受到刺激,原來是安代珊拿孩子刺激她了。

拿孩子的生命威脅她!

顧南臣緊咬後槽牙,震怒。

好你個安代珊,竟然敢動他顧南臣的孩子。

葉紫夏壓製心底激動的情緒,跟顧南臣說清楚在看守所裡麵,跟安代珊說的話。

“……她想出來,想拿這個跟我交換孩子的下落!”

葉紫夏眉宇之間都是對孩子的擔心。

“想出來?做夢!”顧南臣渾身釋放出一股冷厲的氣息。

眸底染上一股嗜殺。

安代珊這是找死!

書房裡麵瀰漫著一股沉寂的氣氛,讓人喘不過氣。

五個小傢夥坐在樓梯上,雙手都撐著下巴,愣愣的看著樓下。

葉子進:“你們說,媽咪是要跟爹地說什麼啊,竟然還不讓我們知道!”

葉子財:“應該是重大秘密,媽咪怕我們聽到了擔心?”

葉子招歎了聲:“肯定是重大的事情。

還不讓我們偷聽!”

葉子寶看了看哥哥們:“那是什麼事啊,他們會不會吵架啊?”

顧子恭摸了摸妹妹的頭,“應該不會,

我們回來的時候,點心明顯被媽咪吃了一點了,要是吵架,媽咪哪有心情吃啊!”

“老大說的是!”

葉子進附和,小眉頭急促,嘟噥著:“他們到底談什麼呢?”

葉子招眼睛滴溜溜轉著,轉頭看著他們幾個,“你們有冇有覺得媽咪有些奇怪啊!”

頓時,顧子恭,葉子財,葉子進,葉子寶紛紛看了過來。

“哪裡奇怪?”

葉子招看了看他們,示意他們靠過來。

等他們都湊過來了,葉子招才小聲在他們耳邊說道。

“你們冇發覺媽咪從昨天開始就不一樣嗎?眉頭之間帶著愁容,現在更濃了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