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五個小傢夥默默吃東西,吃飽喝足也還冇走,想聽聽他們說什麼。

“寶貝們,都吃飽了嗎?”

葉紫夏笑眯眯看著孩子們,不想他們留下。

五個小傢夥眼睛一眨不眨瞅著她。

異口同聲問道:“媽咪要說什麼秘密嗎?”

“大人說話,小孩子不要聽!”

葉紫夏板了下臉。

五個小傢夥吐了下舌頭,拎著自己的書包,轉身跑出去了。

一下子,書房裡麵就剩下葉紫夏跟顧南臣。

葉紫夏感覺到男人的目光,轉頭看過去,對上顧南臣幽深的目光。

“你吃飽了嗎?”

顧南臣定定看著她。

葉紫夏點點頭,“飽了,謝謝顧爺的點心!”

顧南臣目光在她身上掃了一圈。

“坐下說話!”

“哦!”

葉紫夏乖乖坐下,下一秒才反應過來,她乾嘛這麼聽話?

一抬頭就對上男人揶揄的目光,囧了下。

“我……”

她開口就要說,顧南臣突然起身。

葉紫夏不知道他要乾嘛,眼睛一直緊隨著男人頎長的身影。

顧南臣直接走到門口,頓時躲在門口的五個小傢夥跟他大眼瞪小眼。

“去玩!”

顧南臣沉聲道,帶著威嚴。

頓時,五個小傢夥轉身麻溜的跑開了。

顧南臣勾了勾嘴角,關上門,才走了回來。

葉紫夏收回視線。

等顧南臣坐下了,卻又不知道怎麼開口了,她端過水杯,喝了一口。

顧南臣也冇催她,拿過檔案,看了起來。

葉紫夏看了看男人,顧南臣垂眸看著檔案,睫毛鋪開,俊帥的五官讓人難以移開視線。

她眼睛閃了閃,心跳有點快。

她吞了下口水。

“幫我倒杯水!”

“啊?”

男人突然出聲,她怔了下。

顧南臣抬眸看了過來,揚了下下巴,“倒水!”

“哦!”

葉紫夏倉皇收回自己的目光,給他倒了一杯開水。

顧南臣看了看她,眸底劃過一絲笑意。

“剛剛在想什麼?”

“冇!”

葉紫夏尷尬了下,哪好意思說自己是在看他啊。

“安代珊到底跟你說了什麼?”

顧南臣打開話頭,問她。

葉紫夏抿了下嘴,定定看著顧南臣。

“我當年生下孩子們的時候,幾度昏厥。

加上後來受傷了,有段記憶我是很模糊的!”

顧南臣點點頭,這個她在醫院的時候就跟白書易說過。

他冇打斷她問怎麼受傷的,那些也猜得到,她之前也跟他提過,被人丟到荒漠去。

葉紫夏攥緊拳頭,深呼吸一下,才繼續道:“我好像還生了個孩子……”

她看了看顧南臣,見男人冇什麼反應,以為他是冇聽清楚。

她的手緊緊抓住大腿的褲子,脫口而出。

“就是,我當年,實際上是生了六個孩子!”

顧南臣目光眯了眯,六個!?

從她口中聽到,顧南臣還是很震撼的。

葉紫夏想到那個孩子不知所蹤,悲從中來,鼻頭酸澀。

“那個孩子,也是被安代珊搶走了。

葉紫夏傷心又愧疚。

她竟然把這個孩子給忘記了。

顧南臣也腦子空白了下。

當年,安代珊就隻抱著一個孩子來找他,並不是兩個。

那個孩子到哪去了?

一瞬,他眸底湧起一股風暴。

“她跟你說的?”

葉紫夏吸了下鼻子,點點頭。

聲音帶著哽咽,“那個接生婆也承認了,當年安代珊抱走的是老大跟老二!

他們中一個身體較弱些,我……我也夢見到了。

隻是顧子恭是老大還是老二,還不清楚。

顧子恭小時候也經常在醫院待過一段時間。

顧南臣震撼不已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