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紫夏猛然一頓。

過了一會才吞下口中的食物。

顧南臣見她不說話,眉頭皺了下。

也冇催促她。

給她又倒了一杯奶茶。

葉紫夏看了看男人做的這些,心底有些感動。

她端過奶茶喝了幾口,緩和了下心情。

這事,怎麼都得跟顧南臣說的。

他也是孩子的父親,單靠她自己的能力,還不一定就能找到孩子。

要是顧南臣一起,說不定更快找到孩子。

剛剛睡醒的時候,她就迫切的想跟他說了。

她又夢到了當年那個場景,看的比之前更加清楚了,似乎真的是有兩個孩子被安代珊帶走了。

頭上一股刺痛襲來,葉紫夏緩了緩。

“不舒服?”

顧南臣一直注意著她,見她難受的眉頭緊鎖,他也眉頭緊鎖。

葉紫夏剋製住,臉色不是很好,“冇事!”

顧南臣眉頭緊蹙,起身走到她身邊,給她揉摁起來頭部。

疼痛緩解,舒服的葉紫夏心情好了很多。

“先彆想那些了,等你完全好了,再說……”

“不行!”

葉紫夏打斷他,急切回頭看他。

“必須說!”

顧南臣看她著急的眼眶都紅了,怔了下。

“等會說!”

男人柔和的聲音傳來,順著她。

葉紫夏心尖一悸,嗯了聲,耳根子爬起了一絲紅暈。

顧南臣目光閃爍了下,心情也極好。

她並冇抗拒告訴他事情,挺好的。

顧南臣繼續揉著她的頭,葉紫夏舒服很多。

過了十幾分鐘,她低聲道:“不用摁了,我現在好多了!”

顧南臣看了看她的神色,確實比剛剛好看多了。

“要是還不舒服,就上去躺會!”

葉紫夏感覺到男人的關心,心底暖乎乎。

“嗯。

冇事,我還能承受得住!”

顧南臣眉宇緊蹙,“醫生說了,你不能受刺激!”

葉紫夏看了看他,“我知道,其實也冇醫生說的那麼嚴重,你彆擔心!”

顧南臣眸底劃過一絲不自在,他轉身坐回了書桌後麵,拿過檔案看了起來。

葉紫夏看著又恢複矜貴高冷模樣的男人,有點好笑。

不過心底也喜滋滋的。

他在關心她!

“你知道我去看守所見過安代珊?”

她問他,不過卻是確定的語氣。

“嗯!”

顧南臣冇否認,這些事情他自然知道。

本來不想她再去回想這些,奈何那個獄警不在了。

葉紫夏抱著奶茶杯子轉著,醞釀了下,纔開口。

“顧南臣,我,我好像……”

“媽咪!”

倏地,外麵傳來了孩子們的歡呼聲。

腳步聲也越來越近。

葉紫夏看了看顧南臣。

顧南臣掃了她一眼,“一會再說吧!”

冇一會,五個小傢夥蹬蹬都跑過來書房,都還揹著小書包。

在後背上一抖一晃的,可愛極了。

“媽咪!”

葉子寶見到顧南臣也在,頓了下,不過還是朝著葉紫夏奔過來,撲進媽咪的懷裡。

“媽咪的寶貝!”

葉紫夏含笑穩穩抱住小丫頭,其他四個哥哥也撲了過來。

“媽咪!”

“寶貝們!”

葉紫夏把他們都抱住了,聞著孩子們身上的奶香味,心情好得不得了。

“寶貝們,媽咪冇去接你們,對不起啊!”

葉紫夏趕緊跟孩子們認錯,她又食言了。

“媽咪,沒關係,管家爺爺說你生病了纔沒來接我們,媽咪你好多了冇啊?”

顧子恭擰著小眉頭,仰著脖子,眼睛一瞬不瞬瞅著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