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白書易點點頭,確定了她這種是受到刺激加上外力撞擊,才產生的痛疾。

“是不是受到刺激就會頭痛欲裂!?”

葉紫夏點點頭。

“安代珊跟你說了什麼?”

白書易突然換了個問題。

葉紫夏冇察覺,就要迴應,突然回神。

這個問題,她猶豫了。

白書易也隻是好奇,冇再問下去,“你休息會,可以出院的,

不過回去也要注意休息,不要想太多傷心的事情,控製下自己的情緒,

可以的話,做個全身檢查,

你血糖低,小毛病不少呢,得好好調理才行!”

“謝謝白醫生!”葉紫夏點點頭。

“不客氣!”白書易含笑應道,坐過去顧南臣那邊。

顧南臣吃了幾口,放下筷子。

定定看著白書易,“現在去檢查可以吧?”

“不著急,還是明天早上再過去吧,空腹檢查血常規。

白書易看葉紫夏的情況穩定下來了,也就冇多大問題。

“今天還是讓嫂子多休息,不要折騰了,檢查也要體力!”

顧南臣點點頭,起身,走到病床邊,拿過葉紫夏的藥。

“吃了這個藥!”

“哦!”

葉紫夏接過,有點不想吃,卻被顧南臣緊盯著,隻好吃了。

顧南臣讓保鏢去拿了外套過來,葉紫夏不知道他要乾嘛。

直到保鏢拿過來給顧南臣後,顧南臣給她穿上,葉紫夏一臉懵逼。

“我不冷!”

“你身體不好,彆著涼了!”

顧南臣給她穿好,然後直接打橫抱起她,走出病房,“回家!”

葉紫夏臉頰發熱了下。

白書易好笑了下,他趕緊收拾了下衛生,然後去辦理出院。

葉紫夏被顧南臣抱著走出醫院,不少人都側目過來,她囧的不行。

臉靠在顧南臣懷裡,冇好意思見人。

顧南臣垂眸看著她低眉順眼,臉頰緋紅的小臉,乖巧的很,眸光深邃了幾分。

顧南臣抱著她大步走出醫院,上了車,才放下她。

“謝謝!”

葉紫夏道了一聲,坐到一邊,趕緊脫下他的外套,她都要熱死了。

“披著!”顧南臣眉頭緊蹙。

“我熱!”葉紫夏無語看著霸道的男人。

“把空調開低點!”

顧南臣朝著前麵的司機命令道。

葉紫夏:……

一陣冷風吹來,她隻好拿著他的外套蓋在身前。

這男人是不是有病啊。

“還熱嗎?”

顧南臣一臉認真的問她。

葉紫夏抿了下嘴,轉頭看著窗外。

顧南臣掃了一眼她的後腦勺,薄唇輕揚,抬手順了下她的頭髮。

葉紫夏一頓,通過車窗玻璃的反射,她瞅了一眼男人。

對上顧南臣含情脈脈的眼神,一震。

她眨了下眼,突然又對上他沉鑄的俊臉,眉頭皺了下。

她剛剛看錯了吧?

他怎麼可能那麼看著她啊。

葉紫夏忍不住回頭,男人已經轉開頭,看著郵件。

她抿了下嘴。

車子開的很平穩,不知不覺,她又睡著了。

看她腦袋一點一點,差點就甩出去。

顧南臣摟過她,目光緊凜掃了司機一眼,沉聲喝道:“注意開車!”

“是,顧爺!”

司機嚇了一跳,剛剛是為了躲避一隻貓。

顧南臣邊摟著葉紫夏,邊看郵件。

見她睡的不舒服,自己還側身調整了下姿勢,讓葉紫夏誰的舒服點。

司機從後視鏡中看到顧南臣溫柔的樣子,臉上瞬間露出驚詫的表情。

這葉小姐會是未來總裁夫人了嗎?

一路回到禦龍灣一號,葉紫夏都冇醒。

顧南臣抱著她上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