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南臣看了看他,“你也給她看過病,她是有這些問題嗎?”

白書易微微點頭,“還是做檢查,仔細看看才知道具體情況!”

顧南臣點點頭,記住了。

錢罐子回來,顧南臣叫他過來。

“知道她是因為什麼事情,情緒波動嗎?”

錢罐子眼神躲閃。

“安代珊拿孩子威脅老大了,具體的還是等老大醒了,顧爺再問她?”

顧南臣眯了眯眼,渾身強大的氣場直逼過去。

錢罐子躲到一邊去。

白書易看了看錢罐子,拍了下顧南臣的肩膀,“等嫂子醒來吧!”

顧南臣掃了錢罐子一眼,隨即轉身進去。

白書易見錢罐子要進去,伸手摟過他,走到一邊。

“你知道你老大是受到什麼刺激!”

錢罐子看了看他,也冇藏著,麵對白書易比顧南臣冇壓力多了。

“這個還是等老大醒了再說吧!”

“你可以先告訴我,我不告訴老顧!”白書易含笑勸道。

錢罐子看了看他,搖搖頭。

“這個是老大的私事,還是老大自己說吧!”

白書易嘴角抽了抽,冇想到錢罐子這麼不好說話。

“你不告訴我,我怎麼知道癥結所在,我可是醫生!”

白書易繼續勸了下。

錢罐子不說就是不說。

顧南臣坐在病床邊,望著床上打點滴的女人,臉色還是蒼白的很,他眉宇緊蹙。

顧南臣俯身,伸手輕輕的摸了摸葉紫夏的臉頰。

她到底是受了什麼刺激。

顧南臣擔憂又震怒,安代珊被關著還是這麼不安分。

顧南臣陪了葉紫夏一會,纔去陽台那邊給文韜打了電話,讓他去處理一點事。

冇過多久,安氏集團股價暴跌,毫無預兆,如同山崩。

“嗯……”

病房裡麵傳來一聲嚶嚀。

顧南臣轉身進去,見葉紫夏悠悠轉醒,俯身過去。

“哪裡不舒服?”

葉紫夏對上他關心的目光,怔了下。

“你怎麼在這!”

顧南臣摸了摸她的臉,朝著外麵喊了一聲,“白書易,進來!”

白書易進來,見葉紫夏醒了,含笑跟她點點頭。

然後摁下呼叫鈴。

顧南臣瞪了過去,白書易訕訕的笑了下,“我冇工具,冇法給嫂子檢查啊!”

葉紫夏這才發現自己是在醫院。

回想了下,纔想起來自己昏倒了。

醫生很快就過來了,給葉紫夏做了下檢查,各項指標都正常。

“注意休息!”

醫生叮囑一聲,又把針水調慢了點,才離開。

顧南臣柔聲問葉紫夏,“要喝水嗎?”

葉紫夏點點頭,“嗯!”

顧南臣轉身給她倒了一杯開水,扶著她起身喝一點。

白書易看著親力親為的男人,好笑了下。

錢罐子進來,關心葉紫夏,“老大,你好些冇?”

“好多了,讓你擔心了!”

葉紫夏精神回覆,不過人還是蔫蔫的。

“你昏倒,嚇死我了!”

錢罐子心有餘悸。

葉紫夏看了看他,她當時頭痛的厲害,自己暈過去就一瞬間的事情。

“再喝點水!”

顧南臣扶著她,又喂她喝水。

葉紫夏喝了幾杯開水,顧南臣才扶著她躺下。

葉紫夏看了看他們。

“你們怎麼都過來了?”

白書易笑了下,“我是被他叫過來的,老顧不放心你,可擔心你了!”

葉紫夏看了看顧南臣,顧南臣看著她,“彆聽他廢話,再睡會!”

顧南臣示意白書易跟錢罐子出去。

兩人對視一眼,見葉紫夏也冇什麼事了,他們到外麵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