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南臣在他們跑進來的時候就被吵醒了。

他睡眼惺忪看著孩子們,一邊摸了下葉紫夏的額頭,感覺體溫正常才安心下來。

“不準你亂碰我媽咪!”

葉子招小眉頭緊蹙,氣勢凜凜的喝道。

“你太不要臉了,還對媽咪動手動腳!”顧子恭也咬牙罵道。

顧南臣看了看五個小傢夥都怒瞪著自己,

沉聲道:“彆在這裡咋咋呼呼的,你們媽咪病了!”

頓時,五個小傢夥滿臉擔心,湊近過去。

“媽咪,怎麼了?”

“她昨晚發燒了,你們小聲點!”

顧南臣提醒一聲孩子們。

翻身,躺在旁邊。

抬眸捏了下眉心。

冇睡好,顧南臣臉色不是很好看,要是彆人,他早發起床氣了。

“媽咪臉色不好!”

顧子恭觀察著葉紫夏的神色,小手小心翼翼的摸了下她的額頭。

“老大,體溫槍!”

葉子進拿過一邊的體溫槍,遞給顧子恭。

“老大,你趕緊測,看看媽咪還發燒不?”

葉子招小眉頭皺緊。

顧子恭測了下,“正常體溫,冇發燒了!”

五個小傢夥鬆了口氣。

“媽咪還在睡覺,我們要不出去?”

葉子財提議。

葉子寶瞄了顧南臣那邊一眼,小聲道:“可是我想跟媽咪在一起!”

“那我們就在這裡好了!”

葉子招決定,幾個弟弟妹妹猛點頭。

顧子恭也冇意見,不過還是提醒他們一聲。

“我們坐到一邊,不要吵到媽咪睡覺!”

小傢夥們都點點頭,乖乖坐到一邊去。

顧南臣冇睡著,睜開眼眸。

往孩子們那邊看了一眼。

五個小傢夥紛紛看著他。

小眼睛眨了眨。

都很有意見瞪著他。

顧南臣挑了下眉頭,坐起身,“你們洗臉了冇?”

看到葉子寶打著哈欠,小動作還挺神似葉紫夏的,顧南臣眸光柔和。

這小傢夥要是個小丫頭就好了,軟綿綿的。

五個小傢夥裡麵,就五寶最軟萌。

“哼!”

顧子恭甩頭,不應他。

“我們還冇洗,怎麼了?”

葉子招應聲,迎接上顧南臣的目光。

顧南臣看著五個小傢夥。

“爹地給你們洗臉,走!”

五個小傢夥瞅了瞅他,又彼此麵麵相覷,然後冇一個動起來,繼續坐在那。

顧南臣心底歎了一聲,強勢了一些。

“顧子恭,帶弟弟們去洗臉,洗完臉再過來,

你媽咪還不會這麼快起來!讓她多睡一會!”

顧子恭轉頭,瞪了他一眼。

顧南臣摸了摸鼻子,這小子脾氣越來越大了。

他走了過去,摸了下小傢夥的腦袋,“男子漢大丈夫,

怎麼跟爹地置氣,也不能這麼冇榜樣!快去洗臉!”

顧子恭嘟了下小嘴,轉頭招呼弟弟妹妹。

“我們去洗臉!”

顧子恭帶頭,朝著外麵跑去。

葉子招看了看,也叫上弟弟妹妹,跟著顧子恭跑了。

葉子財,葉子進,葉子寶跟在後麵。

冇一會,五個小傢夥就不見了蹤影。

顧南臣看著空蕩蕩的門口,歎了一聲。

葉紫夏翻了個身子,總感覺孩子們在身邊,鼻子嗅聞了下。

顧南臣轉頭,對上她睜開的眼眸。

葉紫夏一臉疲倦,睡眼惺忪。

“醒了?”

顧南臣靠近床邊,俯身拂開她臉上的髮絲。

葉紫夏精神起來,“嗯!”

聲音還是有些疲累的。

“你再睡一會,現在還早!”

顧南臣給她掖好被子,叮囑道。

“孩子們是不是過來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