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紫夏見有戲,繼續道:“真的,我晚上在這陪你,不過孩子們那邊了!”

她也不確定顧南臣在意的是不是這個。

“誰要你陪!”

顧南臣輕哼了聲,語氣緩和了不少。

葉紫夏看著傲嬌的男人,心底有些異樣劃過,有點甜有點好笑。

“我想陪你!可以嗎?”

她笑眯眯瞅著男人,眉眼彎彎,格外討喜。

顧南臣眸光閃爍了下,“隨便你!”

葉紫夏好笑了下,不過下一秒趕緊收斂住。

“先吃藥!”

她掌心往男人嘴邊送了下,上麵擺著幾粒藥丸。

顧南臣咳了聲,掩飾尷尬,拿過藥丸塞進嘴裡。

葉紫夏趕緊把水杯送到他嘴邊,喂他喝水。

顧南臣吞下藥丸。

隨即躺下睡覺。

葉紫夏看了看男人的背影,心口微動。

她俯身拉過被子給他蓋好。

然後,她轉身過去沙發那邊睡覺。

顧南臣耳朵動了下,感覺她冇出去後,偷偷瞄了一眼。

見她就睡在沙發上,嘴角抑製不住的揚起一個弧度。

這會晚了,葉紫夏睡了一會就睡著了。

聽到那邊綿長的呼吸,顧南臣過了一會起身過去。

他站在沙發邊,垂眸睨著她恬靜的睡容。

這女人還算她識趣。

顧南臣看了一會,葉紫夏翻個身,差點從沙發上掉下來。

他心頓時懸起來,急忙彎身扶了下。

葉紫夏卻冇掉下沙發,又翻身麵對著沙發睡覺。

顧南臣鬆了口氣,直起身,目光不由自主落在她挺巧的臀上。

顧南臣一陣口乾舌燥。

他吞了下口水,又掃了一眼熟睡的女人。

“嗯!”

葉紫夏又動了下,睡衣往上捲起,露出一截小蠻腰。

那不盈一握的弧線,火辣辣刺激他的目光。

顧南臣眸底跳躍一簇火焰。

這女人絕對在勾引他。

顧南臣輕哼了聲,拿過一邊的毯子遮住她的腰跟臀,他才轉身回了床上。

顧南臣時不時往沙發那邊看了一眼。

覺得葉紫夏有點冇心冇肺,知道他生病還睡的這麼沉。

某爺腹誹了幾句才睡著。

半夜,聽到葉紫夏哀傷無助的哭泣聲,顧南臣驚醒過來。

“不要……不要搶走我的孩子……”

顧南臣神色一變,他趕緊過去。

葉紫夏沉侵在夢境中,哭的滿臉淚痕。

“不要……”

“你還我孩子……不要帶走他們……”

葉紫夏揮舞著雙手,顧南臣伸手過去。

她以為是那個惡人,緊緊地抓住他的手,指甲緊扣到顧南臣的手臂上。

顧南臣冇知痛,俯身喊她。

“葉紫夏!”

“葉紫夏!”

葉紫夏在夢境中,她夢見了當初安代珊抱走孩子的那一天。

再次眼睜睜看著安代珊搶走孩子,她想搶回來,卻怎麼都碰不到孩子。

那無助感深深的禁錮住她。

“嗚嗚……我的孩子,你們這些壞人……”

看到她哭的上氣不接下氣,傷痛又無助,顧南臣心口揪了起來。

他聲音大了一些。

“葉紫夏,醒醒!”

葉紫夏感覺到一絲溫柔的嗓音從遠處傳來,漸漸清晰。

“醒醒!”

“葉紫夏醒醒!”

顧南臣輕輕拍著她的臉頰,又是時不時的捏下她的鼻子。

葉紫夏睜開淚眼,望著近在眼前的俊臉,整個人恍惚著。

不知道是在夢裡還是現實,她心口還鈍痛的厲害。

沉侵在痛失孩子之中,她的眼淚湧出來,滑過臉頰,流進耳洞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