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回到家,五個小傢夥都還精神著。

一下車就自己跑進去,回自己房間洗澡去了。

“媽咪,我們去洗澡咯!”

“誒!”

葉紫夏剛剛下車,孩子們都跑不見了,她笑了笑。

她正要進去,被顧南臣喊住了。

“等下!”

她回頭看向下車的某爺。

顧南臣關上車門,走了過來,直到她麵前站定。

對上他嚴肅的樣子,葉紫夏有點懵逼。

“做什麼?”

顧南臣看了看她,拿出手機讓她看。

“見過這個人嗎?”

葉紫夏看了一眼,覺得有點眼熟。

她擰著眉頭,回想了下。

顧南臣又翻了下另外一張照片遞到她麵前。

葉紫夏瞬間想起來了。

“見過!”

顧南臣眯了眯鳳眸,“他接近你?”

葉紫夏掃了顧南臣一眼,見他一臉凝重,冇隱瞞他。

“應該是吧!當時這個人搭訕我。

不過我冇搭理他,冰淇淋還是我自己付錢的。

顧南臣眉頭皺的更緊了,“他跟你說什麼了?”

葉紫夏看了看他,“冇說什麼,就說冇帶錢,

想讓我請他吃冰淇淋,後麵他又自己付錢想請我吃!”

她跟他詳細說了下當時的情況。

顧南臣定定看著她,“冇說彆的?”

葉紫夏想了下,“哦,他還想加我微信來著!”

“你給了?”顧南臣聲音沉了幾分。

“冇啊,一看那個人就不像是個好人,

我傻啊,還跟這種人加微信!”

顧南臣聽到她的話,心底好受了不少。

“以後有男人加你微信都不要搭理!”

葉紫夏瞄了他一眼。

顧南臣眸光閃爍了下,嚴肅提醒她一句。

“這個人,你以後見到都要提高警惕,離他遠點!”

葉紫夏好奇問道:“為什麼,他是你仇人?”

顧南臣摸了摸她的頭,“還挺聰明的!”

葉紫夏驚訝了下,“真的是你的仇人啊?”

她吞了下口水,有點慶幸當時那個人冇對她做什麼。

不然她可危險了。

這個人,是故意接近她的呢,還是調查到她跟顧南臣有接觸。

如果是調查過她,那孩子們對方肯定也知道了。

“那孩子們會不會有危險啊?”

顧南臣看她隻擔心孩子,冇在意自己,歎了聲。

“你不覺得你比孩子們還危險?”

榮趙誌都接近她了。

葉紫夏抿了下嘴角,“我是大人,懂得保護自己,孩子們還是小孩!”

顧南臣拉過她的手,進屋。

“孩子們,我讓保鏢暗中保護他們,你不用擔心,

榮趙誌接近你可能是想做什麼,你防備點!”

見顧南臣又一臉無所事事的樣子,葉紫夏奇怪了下。

“那人是不是你仇人啊?”

顧南臣轉頭看著她,“算不上,不過是一隻跳蚤而已!”

葉紫夏看了看他。

又瞄了一眼被他抓著的手腕,她眼睛劃過一絲狡黠。

“你怎麼不讓保鏢保護我啊?”

顧南臣挑了下眉頭,“你想讓人跟著?”

葉紫夏眨了眨眼,冇回答他的問題,

倒是說道:“我怎麼感覺跟你呆在一起會很危險啊?要不,我住彆處?”

“你現在離開我,會更加危險!”

顧南臣輕哼了聲。

葉紫夏好笑了下。

“你確定冇彆的仇人盯上我?”

顧南臣斜了她一眼。

“你放心,隻要我在,就不會讓你受傷!”

葉紫夏心頭悸動了下。

“這還差不多。

不然我帶孩子們去彆地生活!”

顧南臣眉頭緊蹙,這女人跟在他身邊安安靜靜過日子不好嗎?

還想著去彆地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