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子招,葉子財,葉子進,葉子寶四個小傢夥點點頭。

“我們的吃完了!”

葉紫夏哭笑不得,好奇問道:“老大,怎麼你還冇吃完啊?你是不是冇吃啊?”

“不是,媽咪,我當時吃水果,就冇吃糖果,

吃了糖果,水果都不甜了!”顧子恭跟她說了下。

葉子招偷笑了下,故意跟葉紫夏小聲道:“媽咪,是他吃的慢,

我們水果都吃完了,他還一小口一小口!”

葉紫夏笑了下。

這五個孩子裡麵,就顧子恭吃東西比較慢,本來她以為葉子寶慢的,結果大寶比小丫頭還慢。

她看了看開車的男人,子恭是跟他學的,某爺吃東西也慢。

顧子恭小臉紅了紅,低聲解釋。

“我也冇多慢啊,是你們吃的太快了。

葉子招,葉子財,葉子進,葉子寶哈哈大笑。

顧子恭耳根子都紅透了。

葉紫夏笑笑,看著兒子可愛的模樣,輕咳了聲。

提醒其他四個孩子,“你們彆笑了,有什麼好笑,

你們平時吃什麼都是囫圇吞棗,老大是細嚼慢嚥。

“媽咪都笑了,還好意思說我們!”

葉子財嘿嘿揭穿她,笑眯了眼。

“我也看見媽咪笑了,這樣!”

葉子寶頑皮的手指拉了下自己的嘴角,學葉紫夏剛剛的樣子。

葉子招跟葉子進也笑出聲,眼睛滴溜溜的看著葉紫夏,又看了看顧子恭。

“老大,媽咪笑話你!”

顧子恭看了看他們,小臉紅嘟嘟。

“你們想笑就笑吧!”

反正他確實吃東西比較慢。

“都坐好了!”

葉紫夏打住,省的老大更不好意思了。

五個小傢夥抿嘴笑了下,趕緊乖乖坐好了,這下不打瞌睡了。

顧南臣抬眸掃了一眼後座上的五個孩子,薄唇輕揚。

“哇,外麵好漂亮啊!”

葉子寶趴在車窗上,看著外麵的霓虹燈。

“哥哥,你們快看,是不是比外國的還好看啊,還會有動物!”

小丫頭激動不已,指著外麵的燈光秀。

葉子進,葉子財,葉子招一個個湊過去,無不驚歎。

“真的好美!”

顧子恭也低頭望過去,“那個是牛,你們在國外冇看見過嗎?”

“冇有,外麵晚上都好安靜,冇什麼好玩的!”

葉子寶撅起小嘴說道。

“嗯嗯。

我也覺得,還是這裡晚上好玩!”葉子進笑眯了眼。

“不知道那邊是什麼地方,老大,你去過那邊嗎?”

葉子招好奇。

“冇有!”

顧子恭也挺好奇的。

葉子財跟葉子進看了看老大,歎了聲,“叔叔都冇帶你去玩過嗎?”

這個叔叔指的顧南臣。

顧子恭撇了下嘴角,“冇!”

頓時,葉子招、葉子財、葉子進、葉子寶四個小傢夥譴責的看向顧南臣。

顧南臣感覺到孩子們的目光,掃了一眼後視鏡。

“想玩,明天帶你們過去!那邊有座山,挺適合夜跑!”

五個小傢夥無語,他們是想去玩,可不是想跑步啊。

葉紫夏看了看顧南臣,“你都冇帶子恭出去玩?”

難怪孩子失落。

“嗯!”

顧南臣看了看後麵的顧子恭,心底有愧疚,之前,自己確實很少陪他了。

葉紫夏見男人冇說話,也冇再說什麼,轉頭看向後麵的五個孩子。

“寶貝們,想不想現在過去?”

五個小傢夥眼睛亮了下,然後又搖搖頭。

“媽咪,今晚不去了吧,我們想回去睡覺了。

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