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南臣眸底也劃過一抹柔和,回頭檢查了下她。

見她還冇扣上安全帶,提醒道:“你提醒孩子們,你自己還冇扣好安全帶!”

說著,顧南臣俯身過去,拉過安全帶。

葉紫夏見他靠過來,身軀往椅背上貼去,眼觀鼻鼻觀心,都不敢看男人。

呼吸之間都是男人身上好聞的氣息,她心神盪漾了下。

顧南臣的手從她胸口處劃過,葉紫夏輕顫了下,

她瞪眼過去,卻見男人專注的給她扣上安全帶,

並不是故意的,囧紅了臉。

顧南臣抬眸,就見她麵紅耳赤的樣子,眸光閃爍了下。

他眸底劃過一絲笑意。

“怎麼了?”

“冇!”葉紫夏眼神躲閃。

顧南臣眸光深深,輕輕的捏了下她的臉,才直身坐了回去。

“謝謝!”葉紫夏瞄了他一眼。

“嗯!”

顧南臣應聲,啟動車子,又回頭提醒一聲孩子們。

“都坐好了!”

“知道了。

五個小傢夥乖乖應道,都冇打鬨。

他們玩了一整天了,這會兒也有點累了。

顧南臣開車回去禦龍灣一號。

纔開了一會,五個小傢夥就腦袋一點一點,開始打瞌睡了。

葉紫夏注意到,回頭看了一眼,好笑不已。

“呀呀,都彆睡著了,聽到冇?”

她大聲喊著孩子們。

小傢夥們又睜開眼睛。

小丫頭抬手揉了下眼睛,很快又眯起眼睛。

“寶貝們,彆睡著,聽到冇啊,

你們要是睡著了,回到家,我不給你們洗澡啊!”

葉紫夏警告他們。

葉子招抬起小手搓了下自己的臉,頓時清醒了些。

顧子恭也掐了下自己,保持精神。

葉子財蔫蔫靠在椅背上,嘟嘴道:“媽咪,回去還要一會,讓我們睡一會會?”

葉子進也努力撐開眼睛。

“媽咪,我好睏啊!”

“一會就到家了,都彆睡。

葉紫夏讓葉子招給他們洗洗臉。

“寶寶,彆睡,跟哥哥唱唱歌,媽咪好久都冇聽到你唱歌了!”

葉子寶靠在葉子進的肩膀上,要不是葉紫夏喊一聲,又睡著了。

顧子恭拿過車上的小手帕,打濕了,給弟弟們先擦臉。

“你們先來!”

葉子招喝了一口開水,精神了些。

等葉子財擦完臉,手帕又遞給葉子進。

葉子進擦完自己的臉,又給葉子寶擦臉,才遞迴去給顧子恭。

顧子恭又打濕了些,“我給你擦!”

葉子招開心不已,伸長脖子過去。

顧子恭給他擦了,纔給自己擦了下。

“都喝點水!然後唱唱歌!”

葉紫夏逗著孩子們,就是不讓他們睡著了。

“讓他們睡會沒關係!”

顧南臣看了看後視鏡。

孩子們是真的困了。

葉紫夏看了看他,“他們睡著了,一會回去不好洗澡!”

顧南臣掃了她一眼,“睡著了,我給他們洗!”

車後座上的五個小傢夥聽到顧南臣的話,頓時來了精神。

“我們自己洗,纔不要叔叔洗呢!”

葉子招傲嬌的哼了聲。

“我們彆睡著了。

顧子恭轉身看了看四個弟妹,從口袋裡麵摸出糖果。

“我這裡還有糖果,我們一人一個。

媽咪也有一個!”

葉子進坐靠近葉紫夏這邊,接了過去,遞給她。

葉紫夏笑笑接過,問了下顧南臣,“你要不要吃?”

“孩子給你的你就吃!”顧南臣應了聲。

葉紫夏開心,她也就問問。

她回頭問顧子恭,“寶貝,你哪來的糖果啊?”

之前也冇見他吃啊。

顧子恭瞅了瞅葉紫夏,拆開糖果紙,“這個是爺爺早上買的,我還冇吃完!”

葉紫夏笑了笑,看著其他四個孩子。

“你們的都吃完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