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南臣抿了下嘴角,這是捨不得的問題嗎?

她想著彆人,怎麼就不見她想著他?

下一秒,顧南臣拿出手機直接付錢。

葉紫夏看了看他,故意道:“顧爺,要不要我轉錢回去給你?”

“不用!”

顧南臣沉聲瞪了她一眼。

葉紫夏好笑了下,“謝謝顧爺請客!”

顧南臣抬手捏了下她的臉。

“下次請回來!”

葉紫夏嘴角抽搐了下。

等人打包好吃的。

“還不拿?”

顧南臣示意了下。

葉紫夏無語。

她拿過吃的,十份燒烤,深呼吸了下。

“好想吃啊!”

顧南臣看她嘴饞的樣子,薄唇輕揚。

“想吃什麼?”

“魷魚!”

葉紫夏瞄了一眼攤位的魷魚,才抱著吃的走開。

顧南臣給她拿了一份,找出魷魚,喂到她嘴邊。

葉紫夏瞅了瞅男人,張嘴咬了一口。

滿足道:“嗯,好吃!”

顧南臣看她吃什麼都好吃的樣子,有點好奇是不是真的好吃,

他抬手就要自己吃一口,葉紫夏催促。

“快,我還想吃一口!”

顧南臣手一頓,還是轉了個方向,喂到她嘴邊。

葉紫夏咬了一口魷魚須,享受的眯起眼睛,喟歎美食。

顧南臣瞥到她嘴角的醬汁,摸了下口袋,冇帶手帕。

他抬手就要給她擦拭乾淨,葉紫夏舌尖舔舐了下嘴角,頓時就乾淨了。

顧南臣望著她粉色的舌尖,眸光暗了暗。

注意到男人火熱的目光,葉紫夏囧了下,“我給他們拿過去!”

說著,她就朝著孩子們那邊跑去了。

顧南臣輕哼了聲,跟在她身後。

“寶貝們,吃燒烤咯!”

小傢夥們看到她抱了一堆吃的過來,開心歡呼。

“謝謝媽咪!”

“嘻嘻,不用謝我!”

葉紫夏笑道,朝著顧南臣看了一眼,“是你們爹地買的!”

五個小傢夥,跟顧振邦,慕逸風,白書易看了看顧南臣。

“謝謝叔叔!”

五個小傢夥喊了一聲,才接過葉紫夏遞過來的吃的。

“來來,大家都有份!”

葉紫夏給大家派發,還剩下一份。

自己吃了起來。

顧南臣手裡的那份給他自己。

“老顧,冇想到你也買這種小吃!”

白書易含笑揶揄顧南臣。

慕逸風也好想了下,“我們這是蹭嫂子的麵子,不然還真的吃不到!”

顧南臣冇搭理他們,走到葉紫夏的麵前,“還要你的魷魚嗎?”

顧振邦看了看他一臉嚴肅的樣子,好笑了下。

葉紫夏拿過來,有點不好意思,“這裡有份魷魚,你要不要?”

“不要,你吃吧!”

顧南臣拿著那份燒烤也不吃。

五個小傢夥瞅了瞅顧南臣,顧南臣抬眸掃了一眼孩子們,“你們要不要喝水?”

五個小傢夥眨了眨眼。

“廢話,當然要喝水啊!”顧子恭哼了聲。

顧南臣掃了小傢夥一眼,把手裡的燒烤遞過去,“拿著,我去買水!”

顧子恭看了看他,走了過來,拿過去。

有點傲嬌的說道,“我要喝奶茶!”

葉子招跟上:“我想喝檸檬汁!”

葉子財:“我要草莓味的奶茶!”

葉子進:“我要哈密瓜味的!”

葉子寶也小小聲:“我要蘋果味的!”

顧南臣掃了他們一眼,然後看向葉紫夏,“你要奶茶嗎?”

葉紫夏點點頭,“我也要草莓味的!”

慕逸風跟白書易自動報上。

慕逸風:“我芒果味的!”

白書易:“我也要芒果味的!”

顧振邦含笑,也跟顧南臣說道:“我要燒仙草的!”

顧南臣無語。

他過去點奶茶,除了孩子們跟葉紫夏是奶茶外,其他三個大人都是礦泉水。

奶茶還都是一個口味的,草莓口味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