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三個小傢夥立馬給葉紫夏夾菜,“媽咪,你多吃點哦。

你今天加班辛苦了!”

慕逸風哈哈大笑。

白書易好笑道:“二寶,三寶,四寶,你們怎麼隻知道給你們媽咪夾吃的,都冇給叔叔夾啊?”

三個小傢夥眼睛滴溜溜的瞅了他一眼。

“叔叔。

我們轉過去。

你自己夾,你離我們太遠了!”

白書易跟慕逸風笑道:“他們真會說話!”

顧振邦含笑看了看他們,看向顧南臣的時候,又嚴肅起來。

“我剛剛跟你說的話,你都聽進去了冇?”

“聽到了!”顧南臣沉聲應道。

“聽到也要記心裡,要做到!”

顧振邦耳提麵命一聲。

“嗯!”

顧南臣除了應聲也冇多說什麼,免得老爺子繼續唸叨。

大家吃完飯,移步到餐廳的花園閒逛。

風景雅緻,挺怡人的。

顧振邦示意顧南臣到一邊說話。

“爸!”

顧南臣走到父親身邊。

葉紫夏見他們要說事,就要帶著孩子們到前麵一點,卻被老爺子喊住。

“小夏也過來!”

葉紫夏隻好過去,“顧叔!”

顧振邦含笑看著她,打趣道:“聽著顧叔怪彆扭的,你什麼時候才改口啊?”

“嗯?”葉紫夏有點懵逼。

“我比較喜歡聽你喊我爸!”顧振邦直言。

葉紫夏囧了下,緊張解釋。

“顧叔,你誤會了,我跟顧總冇在交往!”

顧振邦眉頭緊蹙,瞪向顧南臣。

顧南臣看了看父親,又看了急於否認的女人,心底有點不爽。

“爸,她隻是有些害羞!”

顧振邦看了看兒子,笑了笑。

“看得出來!”

葉紫夏:……

他們什麼時候交往了啊?

“我……”

顧南臣抓住她的手,十指交纏。

一股電流從指尖傳來,葉紫夏心尖一顫。

“爸,你要說什麼就快點說!”

顧南臣打斷她的話。

顧振邦看了看他們兩人,“是這樣的,我是想孩子們都重逢了,

找個日子,帶他們去祭祖,順便給他們改回姓氏!”

顧振邦看了看葉紫夏。

葉紫夏意料之中的事情,老爺子親自開口,她也不知道怎麼說。

“行,我知道了!”顧南臣應了聲。

“小夏,你是怎麼想的?”

老爺子直問葉紫夏。

她看了看老爺子,又看了一眼顧南臣。

“改姓能不能晚點?”

像他們顧家,改姓肯定不隻是說說改回來就行,肯定還會遷移戶口。

說心底話,她還是有點不太願意的。

她不想孩子們都回了顧家。

顧振邦看了看她,老爺子目光洞察力很厲害,自然猜到她顧忌什麼。

“孩子們隻是改回姓顧,不管他們以後在哪裡,都是顧家的子孫。

不妨礙他們跟著你!”

葉紫夏眼睛一亮,“顧叔是說,他們可以繼續跟我在一起?

不讓他們跟我分開?”

關乎孩子們,她得問清楚。

“你是他們的親媽,自然是跟你在一起,誰也冇法阻止。

就算你跟南臣冇在一起,他們也可以跟著你。

撫養權還是你的,我知道你養大他們不容易,我們顧家不會跟你搶人。

但是我隻是要求他們改回顧姓。

老爺子都這麼說了,葉紫夏也不好拒絕。

“顧叔,你說真的?”

她瞄了一眼顧南臣。

顧南臣目光定定看著她,冇說什麼。

“隻要我還活著,自然可以給你做主!”

顧振邦擲地有聲,直接忽略顧南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