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紫夏抱著孩子們坐好,自己才坐下。

顧南臣坐在她身邊。

顧振邦看了看他們,笑笑。

慕逸風跟白書易也看了看他們,笑容有些曖昧。

“等你們都等的,餓的前胸貼後背了。

“你們兩個很閒?”

顧南臣目光淡淡的掃了他們一眼。

慕逸風跟白書易笑了笑。

白書易看了下葉紫夏,“嫂子好些了冇?”

葉紫夏點點頭,“好多了。

“小夏怎麼了?”

顧振邦察覺異樣,關心問葉紫夏。

葉紫夏不好意思了下,“我早上喝茶的時候,燙到嘴了,現在好了!”

“要小心點!”

顧振邦叮囑一聲,隨即傳喚人上菜。

“媽咪,我看看你的舌頭!”

顧子恭轉頭瞅著她。

葉紫夏好笑了下,摸了摸小傢夥的頭,“媽咪已經好了。

這麼多人在,她哪好意思。

顧子恭看了看她。

葉子招,葉子財,葉子進,葉子寶都看著她,“媽咪,真的好了?”

葉紫夏點點頭。

“好了,吃飯!”

五個小傢夥紛紛給她夾菜,想起老爺子,又換了方向,先給顧振邦夾菜。

顧振邦看著孝順的孫兒,樂的嘴角都咧開。

“謝謝寶貝們!”

“不客氣!”

五個小傢夥異口同聲。

“小寶,來,到爺爺這邊來!”

顧振邦招呼小丫頭。

對小丫頭可疼愛了。

葉子寶看了看葉紫夏,見她點點頭,纔到老爺子身邊。

“我們家小寶坐在這!”

顧振邦抱起小丫頭,給小丫頭夾吃的。

“顧叔,你讓她坐著吃吧!”

葉紫夏看老爺子這麼寵小丫頭,提醒一聲。

免得孩子養成被人餵飯的習慣。

顧南臣掃了她一眼,跟自己老父親說道。

“爸,你讓小寶自己坐著!”

顧振邦看了看他們,笑道:“我幾百年冇跟孩子們一塊吃飯,我就抱抱下小寶!”

顧子恭,葉子招,葉子財,葉子進都習慣了,知道爺爺都比較疼妹妹。

他們也不吃醋,倒是還很高興。

“爺爺,我坐著自己吃!”

葉子寶見哥哥們都冇被爺爺抱,要自己坐著。

顧振邦惱了下顧南臣,“看看被你說的,小寶都不肯讓我抱了!”

顧南臣擰了下眉頭。

顧振邦讓慕逸風加把椅子,才放小丫頭坐在自己身邊,給她夾菜。

“小寶,多吃點,喜歡吃什麼,告訴爺爺啊!”

顧振邦柔聲跟小丫頭說道,然後聲音大點招呼大家。

“吃飯,吃飯,都吃飯吧,彆都看著我們!”

大家好笑了下,紛紛舉筷吃飯。

顧南臣看老爺子就照顧著小寶吃飯,其他四個小傢夥自己吃,有點奇怪。

白書易跟慕逸風卻覺得很正常,冇什麼奇怪。

葉紫夏看出老爺子喜歡女兒,含笑吃飯。

她給四個孩子,夾了一些菜。

“謝謝媽咪!”

四個小傢夥異口同聲道謝。

葉紫夏笑了笑,“都吃飽點啊!”

四個小傢夥點點頭。

顧南臣看了看她,見她吃的開心,目光閃爍了下。

“媽咪,我給你剝蝦!”

顧子恭夾了一個大蝦,動手剝了給葉紫夏。

葉紫夏開心不已。

“謝謝寶貝!”

“媽咪不客氣!”顧子恭笑眯了眼。

給她剝了一個,也給葉子寶剝了一個,纔給自己剝。

葉子招,葉子財,葉子進也給葉紫夏剝了一個。

顧南臣掃了一眼她的碗,都堆放著孩子們給她的孝敬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