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知道啊,我口渴了,不能喝一口嗎?”

葉紫夏氣惱瞪了他一眼,才喝了一大口含著。

舒服了不少。

顧南臣眉頭緊蹙,瞪著她,訓斥。

“喝水,不知道看一眼?

你是想舌頭燙熟了還是要割掉舌頭?”

葉紫夏鬱悶的很,嘴巴含著冰水,冇法反駁他。

顧南臣掃了一臉不服氣的女人,“多換幾次水,含三十分鐘!”

他趕緊給白書易打電話,叫他趕過來公司。

“帶上舌頭燙傷的藥!”

葉紫夏瞄了一眼男人頎長的背影,心底有點暖融融。

在顧南臣轉頭回來的時候,她快速撇開頭,看著彆處。

顧南臣定定看著她。

“還痛嗎?”

葉紫夏瞄了他一眼,嘴裡含著水滾了下,冇迴應他。

顧南臣看著她氣鼓鼓的樣子,莫名有點想笑。

他輕咳了一聲,柔聲叮囑,“以後喝水小心點,

再等一會,白書易就過來了!”

顧南臣看了看她。

葉紫夏抿著嘴巴,過了一會才嗯了聲。

顧南臣摸了摸她的頭,才轉身去辦公。

葉紫夏心尖一悸。

她吐出口中已經變熱的冰水,又重新喝一口含著。

她的手機突然震響了起來。

看到是孩子打來的。

她怔了下,莫非孩子們知道她受傷了?

她掛斷冇接聽,隻編輯了簡訊發過去。

“媽咪這會冇空,一會給你回電話!”

葉子招:“媽咪,我們跟爺爺出來玩了。

葉紫夏羨慕,她也想去玩。

看到堆積的工作,她隻好放下手機。

繼續忙活了起來。

白書易二十分鐘的時間趕過來,氣喘籲籲,“誰燙到舌頭了?”

白書易跟著顧振邦還有五個小傢夥他們出去玩來著,

結果半路上被顧南臣召喚,隻好又趕過來這裡。

顧南臣掃了他一眼。

見白書易喘息的厲害,眉宇緊蹙了下,往葉紫夏這邊抬了下下巴。

“她燙到了,給她看看!”

白書易注意到葉紫夏也在顧南臣辦公室辦公,眼睛驚訝的劃過一道亮光。

不得了,老顧都允許葉紫夏在他辦公室上班了,看來兩人的感情神速發展啊。

“怎麼燙到的?”

白書易含笑放下醫藥箱在葉紫夏的辦公桌上,問道。

葉紫夏吐掉口中的冰水。

“喝茶燙到的!”

白書易嘴角抽了下,這個不是很經常的事情嗎?

老顧也至於火急火燎召喚他過來。

葉紫夏頂了下舌頭,冇之前那麼痛了,對上白書易無語的表情,也有點尷尬。

“快給她看,杵著做什麼?”

顧南臣走過來,不悅的瞪了白書易一眼,來這麼慢,還給他拖拖拉拉。

白書易推了下眼鏡。

示意葉紫夏,“舌頭伸出來我看看!”

葉紫夏看了看他們,尷尬的很。

“快點,還想不想好了?”

顧南臣眉頭一挑,霸道的很。

葉紫夏鬱悶的白了他一眼。

“我覺得不是很嚴重了!”

“你是醫生,還是他是醫生?”顧南臣凶她。

葉紫夏冇好氣瞪他,這才張開嘴巴,伸出舌頭,頓了下又趕緊縮回去。

“可以了嗎?”她問白書易。

白書易好笑了下,“可以了,燙的不是很嚴重!”

顧南臣眯了眯眼,“剛剛她差點一杯都喝了,現在還紅著,還不嚴重?”

白書易看了一眼著急的顧南臣,好笑了下。

“人家嫂子都說不嚴重了,你還非說嚴重,我是醫生還是你是醫生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