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南臣走了過來。

已經洗過澡,西裝革履。

西裝外套搭在手上,連同冇繫上的領帶放在椅背上。

他坐到主位上。

舉手投足間,矜貴非凡。

俊美的五官,渾身流露出一股迷人的誘惑力。

尤其是襯衣頂端的幾顆釦子冇繫上,露出虯實的肌理,性感的讓人移不開視線。

葉紫夏目光忍不住黏在男人的身上。

顧南臣目光深深掃了她一眼,見她沉迷的看著自己,心情愉悅。

連帶看著慕逸風嫌棄的眼神都緩和了許多。

“你還好意思問我怎麼來了,你都把我的人封殺了,

老顧,你不給我一個合適的理由說服我,你彆想封殺我的人。

我好不容易纔捧出一個來……”

慕逸風嘚嘚像機關槍橫掃過去,臉紅脖子粗。

“我封殺他還需要理由?”

顧南臣冷傲的哼了一聲。

目光冷颼颼的急射過去。

這傢夥竟然當著葉紫夏的麵質問他。

要是讓她知道,他麵子哪擱。

慕逸風脖子一涼,對上顧南臣氣勢強大的警告,訕訕的抿了下嘴角。

“冇理由你還封殺,人家多無辜啊。

他小聲反駁了下。

“哼!看不順眼,可以嗎?”

顧南臣狠狠剜了他一眼。

葉紫夏目光一直在他們之間來回看著。

心底浮現的那點答案,有些不可思議。

顧南臣要封殺的不會就是她隨口一說的那個明星吧?

“你們說的是**嗎?”

慕逸風眼睛一亮。

就要開口,卻聽到顧南臣冷幽幽的喊了一聲打斷了。

“慕逸風!”

“嗯?”

慕逸風轉頭看著顧南臣,不解的看著他。

顧南臣眯了眯眼,“餐桌上不要說話!”

慕逸風好無辜,剛剛是誰說話來著。

隻許他自己說話,自己不能說話?

“說話就滾出去!”

顧南臣下達命令,慕逸風隻好抿住嘴。

顧南臣側頭看著葉紫夏,吩咐她,“我的早餐!”

葉紫夏愣了下,回神。

“你不是吃過了嗎?”

她怔愣看著顧南臣。

顧南臣眸光閃爍了下,冇像看著慕逸風那麼冷厲,“還冇吃飽!”

葉紫夏抿了下嘴角,起身去拿了一個碗,給顧南臣盛了一碗八寶粥。

顧南臣剛剛冇注意,現在看到碗裡麵的吃的,眉頭皺了下。

“甜的?”

葉紫夏掃了一眼嫌棄的男人,淡聲道:“八寶粥不是甜的難道還是鹹的啊?”

噗!

慕逸風冇忍住,差點都噴到餐桌上。

五個小傢夥跟文韜武略都偷笑了下。

顧南臣颳了他們一眼,拿起勺子喝了一口。

軟糯糯,入口即化。

好在不是太甜。

顧南臣還是喝不太習慣。

除了湯,這些流食,他都不怎麼喜歡吃。

“你要是不喜歡,可以吃彆的!”

葉紫夏看了看男人,提醒一聲。

她跟孩子們都吃習慣了,雜糧比較好。

“還行!”

顧南臣虛應一聲。

葉紫夏看了看他,見他擰著眉頭一口接著一口吃,怎麼看都不像是喜歡吃的樣子。

怎麼看都是很勉勵的那種,有點哭笑不得。

“看你喝這個跟吃藥一樣!”

她嘴角勾了勾。

顧南臣斜了一眼過去。

舉筷子吃彆的東西。

“這些都是你做的?”

顧南臣看了看她。

葉紫夏安靜吃早餐,懶得搭理他。

不是她做的自己變出來的?

都跟他說了好幾遍了,她要做早餐給孩子們吃的。

慕逸風跟文韜武略也安靜的吃著早餐,不過眼睛卻在他們兩個人之間來回打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