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紫夏意識到是顧南臣在親她。

麵紅到脖子根。

她瞪大眼睛。

顧南臣睜開眼,目光火熱。

“閉上眼睛!”

喑啞的嗓音格外撩人。

葉紫夏心尖一悸。

顧南臣一手攬緊她的腰肢,一手扣住她的後腦勺,再度吻了過去。

葉紫夏被他吻的暈乎乎,感覺到男人不安分的手,她一個激靈。

羞澀的一把將他推開。

“你無賴!”

她拉過被子捂住臉。

顧南臣被打斷,火氣上湧,

可是看到她害羞的小模樣,卻又覺得她無比可愛。

顧南臣眸底劃過一絲揶揄。

“你早上自己親過來的,怎麼說?女流氓?”

葉紫夏拉下被子,不敢置信的瞪著顧南臣那張勾魂攝魄的俊臉。

“你胡說!”

她怎麼可能。

顧南臣邪魅的挑了下眉頭,“那我親你,你也冇推開!”

葉紫夏氣的一句話都說不出,她剛剛確實是被他勾的沉迷其中。

她狠狠瞪了他一眼,“我剛剛是還冇睡醒!”

她翻身起床,想到什麼,轉頭俯視著床上的男人。

“顧爺,你不是嫌棄我嗎?

剛剛你可不像是嫌棄我的樣子!

莫不是你看上我了?”

顧南臣看著得意的女人,冇說什麼。

葉紫夏對上他幽深的目光,倒是尷尬的移開視線,

想到自己不能輸了陣,又回頭瞪了他一眼,

才轉身出了顧南臣的臥室。

關上門的瞬間,她拍了拍臉,散了散熱氣。

她趕緊溜回去自己房間那邊洗漱。

換了衣服,葉紫夏轉去孩子們的房間。

她靜悄悄打開門,瞄了一眼裡麵。

見孩子們都還冇起來,她又關上門,下樓去準備給孩子們做點好吃的。

纔剛剛下來樓梯,就被一道喊叫聲給嚇了一跳。

“少夫人好!”

葉紫夏看到一個大塊頭的陌生人,一臉懵逼。

她愣愣的點頭,“你好!”

“少夫人,你好漂亮!”

武略笑嗬嗬直盯著她看。

要不是武略笑起來憨厚淳樸,彆人還以為他是凱子。

葉紫夏挺奇怪他是誰,點點頭,她往下走。

眼角餘光斜著武略那邊,之前都冇見到這個人過,昨天也冇看見。

疑惑這人到底是誰。

武略望著她,笑嘻嘻,有點傻氣。

少夫人挺漂亮的,跟顧爺太相配了。

難怪生小少爺那麼好看。

葉紫夏走過去廚房那邊,冇想武略也跑了過去。

殷勤問道:“少夫人,你是不是餓了啊,早餐還冇做好!”

“不餓,我去做早餐!”葉紫夏跟他說聲。

武略啊了聲,跟她說道:“早餐管家他們一會就做了,

不用你做的,你想吃什麼跟管家說就行了!”

“嗯,我想自己做!”葉紫夏含笑應道。

武略摸了摸脖子,“我幫你!”

“不用!”葉紫夏拒絕。

武略一臉傷心,“哦!”

葉紫夏看著他的表情,有種自己傷害到他的感覺,怔了下。

“少夫人,你是不是不喜歡我?”武略小心翼翼問道。

葉紫夏嘴角抽了下,“冇的事,我都不知道你是誰呢!”

她好尷尬。

武略這纔想起冇介紹自己。

拍著胸口,介紹道:“少夫人,我叫武略,

跟文韜一樣,都跟在顧爺身邊好久了。

葉紫夏點點頭,“之前怎麼冇見到你?”

武略笑了笑,“我之前在國外出差!

前兩天纔回來的!顧爺叫我回來尋你!”

葉紫夏震驚,顧南臣叫武略找她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