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還癢嗎?”

葉紫夏又問了句,低頭繼續給他抹藥。

顧南臣目光落在她的小臉上,精緻的能掐出水似的,粉粉嫩嫩。

瞥到她臉頰一處比較紅,像是掐的,顧南臣目光閃爍了下。

他抬手摸了下。

葉紫夏一頓,不解看著他。

“你這裡怎麼了?”

顧南臣定定看著她。

葉紫夏斜了他一眼,“這個不是你掐我的嗎?”

顧南臣挑了下眉頭,他剛剛手勁有這麼大嗎?

顧南臣揉了下她的臉,“疼?”

葉紫夏心尖一悸,她瞅了瞅他,故意道:“疼!”

顧南臣手上的力道輕了一些,給她揉著。

葉紫夏瞅了他一眼,繼續給他塗藥。

“你趴著!”

她示意了下,坐開了一些。

顧南臣掃了她一眼,轉身趴在床上。

葉紫夏繼續給他擦完藥。

“好了,穿上衣服吧!”

她收拾了下,起身過去洗手。

顧南臣坐起身,穿上睡衣。

葉紫夏出來,就對上他幽深的目光。

“過來!”

顧南臣拍了下身邊的位置。

葉紫夏看著坐在床邊的男人,心跳漏了一跳。

“乾嘛?”

她走了過去。

顧南臣拿過藥膏,示意她坐下。

“我給你擦點藥!”

葉紫夏看了看他,感動了下。

她坐下,摸了摸被他掐的位置,“這個不用擦藥!”

顧南臣靠過去,男人身上濃烈的氣息,頓時包圍過來。

葉紫夏心跳加速,睨著靠近的男人。

五官俊美的讓人移不開視線。

顧南臣給她抹了藥。

“睡覺!”

顧南臣放好藥膏,躺上床。

目光直直的看著她,幽深的像一團旋渦。

葉紫夏眼神躲避了下,“顧爺,晚安!”

她轉身往外走。

顧南臣目光黏在她身上,隨著她移動,“你就丟下我這個病人了?”

葉紫夏回頭看向他,好笑了下。

“你不都好了嗎?”

顧南臣俊臉沉了沉,不悅瞪著她。

“我哪好了?說不定半夜還會發燒!”

葉紫夏相當無語。

半夜發燒?

有人這麼咒自己的嗎?

“那我去拿下枕頭,你先睡吧!”

她跟顧南臣說聲,轉身又要出去。

“拿什麼枕頭?”

顧南臣挑了下眉頭,奇怪看著她。

“我睡沙發啊,冇枕頭我睡不習慣!”葉紫夏小聲道。

“我的床可以分你一半!”

顧南臣掃了她一眼,然後側身睡下。

葉紫夏心頭一跳。

看了看他,又看了看另一半床位。

他竟然邀請她睡床?

葉紫夏看了看沙發那邊,也可以睡覺,但是冇大床舒服。

顧南臣那邊傳來有規律的呼吸,葉紫夏猶豫了下,纔過去睡上去。

她看了看顧南臣的背影。

心底疑惑不已。

他為什麼叫她在這裡睡覺?

懷著疑惑,躺在舒適的大床上,耳邊是男人有規律的呼吸,冇一會,她也睡著了。

顧南臣翻身,盯著她恬靜的睡容,目光不禁柔和下來。

顧南臣看著看著,情不自禁的伸手摸了摸她的臉。

拇指在她被掐的位置輕輕的撫摸著,帶著連他自己都察覺不到的溫柔。

葉紫夏翻了個身,往顧南臣的懷裡窩過來,蹭了蹭。

顧南臣眸光柔和,睨著小鳥依人的葉紫夏,心口湧起一股異樣。

他拉過被子,給她蓋好。

不知道是有女人在床上,還是她身上的馨香時不時拂過鼻尖,

顧南臣心情有些平靜不下來,不知道多久才睡著。

第二天。

葉紫夏感覺到呼吸不了,睜開眼就對上顧南臣那張放大的,勾魂攝魄的俊臉。

她懵了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