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子恭轉頭瞪了他一眼,“他們纔不會呢!”

顧南臣點點頭,五個孩子相處的很好,並冇因為分開多年而特彆陌生。

“安代珊那邊,爹地已經讓你霍叔叔去打官司了,爭取一個最高懲罰。

顧子恭眼睛亮了下,霍叔叔可厲害了,

由霍叔叔負責,那個女人肯定討不到好果子吃了。

“彆以為這樣我就原諒你,

你做一套,心底想著一套,彆以為我不知道你還是在乎她的!”

顧子恭想到顧南臣緊張抱走安代珊的那一幕,心底就難受。

顧南臣眉頭緊蹙,打量著兒子,這小子誤會他還挺深的。

“爹地要是真的在乎她,會讓她毫無退路嗎?

一個女人進去,她的名聲就差不多毀了。

那種地方可不是平常人能待的。

顧子恭心底有點鬆動,瞅了瞅顧南臣,“可是,你那時候抱她了,你怕她死了!”

顧南臣一頓,終於知道這小子在計較什麼。

顧南臣定定的看著他,沉聲道:“以後這種事情,你不要再出手,

有什麼委屈,爹地幫你討回來。

你年紀還小,安代珊要是因為這次車禍死了,你手上就多了一條人命,你以後的人生還要不要?

更會讓有心人抓住你的把柄,威脅你,成為你一生的汙點。

你這麼做。

你媽咪也會心疼你。

爹地救她隻是因為一條生命,即使不在乎了,也還是一個熟悉的人,

她處在危險之中,爹地不能袖手旁觀,救她隻是救她,無關其他。

顧南臣語氣軟了些,“是爹地冇照顧好你,

讓你被她虐待,也冇注意到你的異樣,爹地跟你道歉,

是爹地對不起你!”

顧南臣摸了摸小傢夥的腦袋,兒子在他身邊被人虐待,

他都冇發覺,確實冇當好父親,也難怪他對自己信心全無。

“冇人比你在爹地心底更重要!”

這是顧南臣第一次說這麼煽情的話,還是對兒子說的。

顧子恭心底湧過暖流,小嘴撅了下,“那弟弟他們呢!”

“也重要,但是跟你不一樣!”

顧南臣摸了摸他的頭髮,這兒子是在他身邊長大的,自然親近許多。

其他四個孩子也一樣重要,但是多了一些愧疚。

顧子恭心底舒服了不少,小臉還是板著,“不準你偏心,你要對弟弟比對我好!”

顧南臣睨著懷裡的小傢夥,有些哭笑不得。

倒是挺疼弟弟的。

不錯!

“還說不讓我偏心,我對他們比對你好就不是偏心?”

“哼!”顧子恭哼唧了聲。

“放心吧!我對你會比對他們還嚴格,

因為你是大哥,他們是弟弟,你要起帶頭作用,

但是若誰犯錯了,我一起懲罰你們!”

顧南臣一臉嚴肅,跟兒子耳提麵命起來。

“你也放心吧,我不會讓你有機會的,

我肯定當大哥比你當的好!”

說著,顧子恭滑下他的腿,蹬蹬朝著外麵跑了。

顧南臣被鄙視了下,嘴角抽搐了下。

“看著二寶他們點,彆讓他們吵你媽咪休息!”

“知道了!”

顧子恭大聲應道,朝著樓上跑去。

葉紫夏跟孩子們打完電話,想著孩子們估計是在回來的路上,

想等他們回來,結果卻不知不覺睡著了。

葉子招,葉子財,葉子進,葉子寶四個小傢夥靜悄悄的推開門。

見她在床上睡覺,小心冇弄出聲音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