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顧爺吃飯了!”

她朝著客廳那邊的男人,大喊了一聲,拿過碗,盛了兩碗竹蓀雞湯出來。

她就借用下現有的食材,不然這個湯也不會這麼好煲好。

顧南臣在打電話,林叔跟她說聲,“我去叫顧爺!”

“他肯定聽到了。

葉紫夏看了看客廳那邊,正好見到顧南臣過來。

她準備好,顧南臣也過來了。

“快去洗手吃飯!”顧南臣掃了她一眼。

“這麼快,確定不是你偷懶?”

葉紫夏鬱悶。

林叔好笑了下,跟顧南臣說道:“顧爺,這道小炒牛肉跟竹蓀雞湯是她準備的!”

顧南臣掃了一眼那兩道菜,看著還挺好吃的樣子。

他走去洗手,再過來。

葉紫夏勤快的給他拉開座椅。

“顧爺,先喝點湯再吃飯!”

顧南臣嚐了下雞湯,很美味,不過這個不算是她做的。

葉紫夏也坐下,吃了起來。

“好喝!”

她享受的舔了下嘴角。

顧南臣眸光一閃,揶揄一句,“這雞湯不是你煲的吧?”

前後不到十分鐘,她就做好了兩道菜,不太可能。

葉紫夏笑了笑,“雞湯是林叔煲的,我就是盛了一些出來再放一些竹蓀進去煮一會。

顧南臣輕哼了聲。

“你嚐嚐牛肉,這個是我做的,其他都是林叔做的,

林叔做了這麼多好吃的,我再多做,我們也吃不完啊,

晚飯,我絕對自己來,你想吃什麼我都給你做!”

她拿起筷子,夾了小炒牛肉,喂到男人的嘴邊。

林叔在一邊,眼睛瞪大。

見到顧南臣張嘴吃下,更是目瞪口呆,隨即嘴角咧開。

才一個晚上不見,顧爺跟葉小姐就變的這麼親密了。

以前顧爺可是不會吃彆人夾的菜的,即使是乾淨的筷子也不吃。

可是葉小姐,顧爺不僅不嫌棄,似乎還吃的很開心。

“怎麼樣?好吃嗎?”

葉紫夏瞅著主位上的男人,眸光閃爍著星芒。

顧南臣舌尖在牙齒上舔了下,回味那滋味。

“嗯!”

聽到他的肯定,葉紫夏高興不已,“好吃你多吃點!”

這道牛肉可是她的拿手菜之一,滑嫩不老,味道也鮮美,是她專門跟酒店大廚學的。

顧南臣掃了她一眼,“跟誰學的廚藝?”

葉紫夏一邊吃東西,一邊應道:“一開始是我自己琢磨的,

吃到好吃的就研究下,怎麼做出來的,

後來我工作的還是遇到一個酒店大廚,就又跟他專門學了一段時間,

孩子們可都喜歡吃我做的菜!”

葉紫夏一臉自信的驕傲。

“難怪葉小姐廚藝這麼好!”

林叔笑道,看著那道牛肉也想嚐嚐,可是這是給顧爺做的,他也隻有嘴饞的份了。

葉紫夏嘿嘿的笑眯了眼,“林叔做的菜也好吃啊,我特彆喜歡吃!”

林叔也被她誇了一句,開心笑眯了眼。

“你還要喝湯嗎?”

看到顧南臣一碗湯見底,葉紫夏問了下男人。

“盛飯!”顧南臣想吃她做的牛肉。

葉紫夏放下自己的碗筷,給顧南臣盛了一碗米飯。

顧南臣也冇吃其他菜,就夾著麵前的這道小炒牛肉,冇一會,那盤牛肉都進了他的肚子,外加兩碗米飯。

“你不吃下其他菜嗎?”

葉紫夏看著顧南臣,見他這麼喜歡吃自己做的菜,心底樂滋滋。

她一塊都還冇吃,男人就吃完了。

“你吃吧!”顧南臣朝了她一眼。

放下碗筷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