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紫夏扯了下男人的衣襬,“我跟他真的不熟,你彆生氣了!”

顧南臣計較這個,她還是很開心的。

說明顧南臣有點點在乎她的嘛。

顧南臣瞥了一眼她的手,再看了看一臉討好的女人,乖乖巧巧的,心頭的氣瞬間消了下去。

“葉紫夏!”

葉紫夏心頭一悸。

“乾嘛?”

她瞅著突然喊她名字的男人。

顧南臣俯身過去,葉紫夏抱著東西,眼睛一眨一眨的瞅著顧南臣。

“要是讓我知道你說謊,知道什麼後果嗎?”

對上男人警告的目光,她抿了下嘴角,“你不信我說的話?”

顧南臣目光幽幽盯著她。

葉紫夏轉頭,“那種男人,我還看不上!”

又不是隨便誰來跟她表白,就會接受。

顧南臣眸底劃過一絲光芒,淡聲問道:“那你看上哪種男人!?”

“顧爺這種的啊,我就看上顧爺你了!”

葉紫夏露出一抹羞澀。

司機方向盤晃了下。

顧南臣瞪了一眼過去。

“對不起,顧爺!”

司機急忙道歉,好好開車,不敢再偷聽後麵的對話。

葉小姐還挺會說話的。

這麼大膽的撩顧爺,顧爺還不黑臉。

“看上我什麼?”

顧南臣目光直直的看著她,追問。

葉紫夏愣了下,看上就看上還能看上什麼?

“看上你的顏值,看上你的身材,看上你的一切!”

顧南臣眸色暗了暗,輕哼了聲,“倒是會說話!”

葉紫夏露出一臉燦爛的笑,不說好聽點,他繃著臉還真的不好相處。

她瞅了男人一眼,“你不相信我說的話,你還幫我教訓那個女的?”

顧南臣掃了她一眼,回身靠在椅背上,“我的女人,不是什麼人都可以侮辱的!”

葉紫夏震了下,心被紮了下。

他隻是要麵子,並不是信任她不是那種人?

“就是說,不管是誰,隻要是你的女人,你都會保護?”

顧南臣聽到她聲音不對,側頭看著她。

見葉紫夏垂下眼眸,臉上的失落,讓他喉嚨哽了下。

顧南臣眉頭緊蹙,這女人不會是誤會什麼了吧?

“不是什麼人都可以當我的女人!”

嗯?

葉紫夏驚訝的看著他。

顧南臣回頭看著前麵,俊臉劃過一絲不自在。

葉紫夏眼睛滴溜溜的看著他,不禁自作多情的想了下,顧南臣是喜歡她的吧?

不然他這樣身價的男人,何必讓她當他的女人?

現在還幫著他們母子幾個對付前任,要不是有點情,根本不會這麼做。

“很開心,能當顧爺的女人!”

葉紫夏笑眯眯的說道,嗓音甜滋滋。

顧南臣眸光閃了閃,落在她眉開眼笑的臉上,這女人情緒轉變是不是太快了?

“之前不是還不樂意?”他冷哼了聲。

“哪有,我之前是震驚,嘻嘻,冇不樂意啊,

能當顧爺的女人,是我三生有幸,

顧爺,以後隻要你讓我做什麼,我絕對不二話!”

葉紫夏厚著臉皮,跟男人信誓旦旦保證。

顧南臣嘴角抽了下,看著她這副狗腿的樣子,心底有點點想蹂躪下她。

他抬手掐了下她的臉,葉紫夏吃痛,縮了下脖子。

莫名的看著男人,“你掐我乾嘛?”

她揉了下臉頰,緩解痛感。

“手癢!”

顧南臣一臉正經,說的理所當然。

葉紫夏嘴角狠狠抽搐了下,她是不是也可以看他不順眼,一腳踹他下車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