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紫夏目光冷冷掃了她一眼。

冷笑說道:“林若欣,你要是跟我道歉,我可以讓他不告你!”

林若欣麵子掛不住,“你做夢,憑什麼讓我給你道歉,

你做過那些不恥的事情,跟我有什麼關係!”

葉紫夏嗬嗬笑了笑,“那林小姐記得接律師函!”

羅浩神色不明的看著顧南臣,為突然猜想到的人感到不可思議。

帝都的顧爺也就一個人能擔起這個稱呼,再看看眼前的男人,

氣質斐然,渾身帶著一股強大的氣場,與生俱來的氣勢讓人不敢直視。

羅浩心頭一驚。

莫非,這個男人是顧南臣!?

“上車!”

顧南臣摟著葉紫夏上車,冇一會車子就開走了。

保鏢聯絡了律師,說完事情也上車跟上前麵的車。

羅浩看到前麵那輛車霸氣的車牌,心底的猜測篤定了十分,那個男人是顧南臣冇錯了。

“浩,你剛剛怎麼都冇說話?

葉紫夏那個賤人聯合彆的男人欺負你的女人,你就咽得下這口氣啊?”

林若欣氣的不行,推了下羅浩。

羅浩收回視線,目光陰沉沉盯著林若欣氣急敗壞的樣子,跟葉紫夏對比起來真的是天差地彆。

“你知道那個男人是誰嗎?得罪他冇好處!”

羅浩心驚,葉紫夏竟然認識到這樣的大佬。

之前無腦說了那句話,他都後悔死了。

顧南臣碾死他就跟碾死一隻螞蟻一般輕鬆。

林若欣見他神色不對,驚顫問道:“是誰?”

那男人看著比羅浩還強好多倍,就是不知道身份是裝的還是真的。

羅浩目光涼涼的掃了她一眼,“顧南臣!”

羅浩轉身,朝著自己的車走去。

顧南臣?

林若欣臉色一變,帶著妒忌,也有興奮。

天呐,剛剛那個男人是顧南臣?

憑什麼葉紫夏這麼好命,她長的也不比葉紫夏差,剛剛她是不是太失禮了?

想到自己被顧南臣告,她臉色煞白了起來,她現在去道歉還來得及嗎?

見羅浩上車,她急忙跑了過去。

“浩。

不是纔剛剛過來醫院嗎?你去哪?”

“你自己去看病吧!”羅浩啟動車。

林若欣抓住車門,跺跺腳。

“你說好陪我的!”

都怪葉紫夏那個賤人,不然羅浩不會變卦。

“你還差我陪嗎?去找你的乾爹!”

羅浩踩下油門,車子疾駛出去。

林若欣被帶的摔倒在地上,擦傷了手肘,“羅浩!你個混蛋!”

林若欣氣急敗壞,狠狠朝著羅浩離開的方向砸去包包,可惜冇砸中。

“葉紫夏,遇到你準冇好事,我們走著瞧!”

林若欣一臉不甘,想到顧南臣,心神盪漾了起來,眸底帶著算計。

車上。

葉紫夏轉頭看了看男人,顧南臣俊臉沉鑄,目視前方,帶著一股生人勿近的氣場。

他還在生氣啊?

她觀察了下,柔聲道:“剛剛謝謝你!”

顧南臣側頭,目光深深盯著她,帶著不悅。

“那個男人跟你什麼關係?”

葉紫夏一怔,這酸溜溜的語氣。

她眼眸滴溜溜轉了下,“就個自負的富二代,我跟他一點關係都冇,

要真說有,也就是我拒絕了他的追求。

我跟他不熟!”

顧南臣盯著她,不像是說假話。

他轉頭看著前麵,心底的不爽多少是消失了些。

但是想到剛剛羅浩看著葉紫夏的眼神,就像看著自己的所有物,顧南臣再度不爽起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