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羅浩也被葉紫夏給諷刺到了,臉色一樣好不到哪去,那富二代不就是說的他嗎?

聽到林若欣還當彆人二奶,更是臉黑不已。

見羅浩有些信了葉紫夏的話,林若欣怒斥她:“信不信我撕了你!”

“我隻是實話實說,林小姐何必動這麼大的火?

你要是想撕了我,我相信你絕對有這個本事。

畢竟你有富二代撐腰,也有金爸爸護著,

我哪鬥得過你這樣的香餑餑啊,我不過就個普通人,

還望林小姐高抬貴手,彆跟我計較!”

葉紫夏皮笑肉不笑的懟回去,目光故意看了下羅浩,“羅公子,你說是吧?”

羅浩臉色陰沉的看著葉紫夏,“你當年要是選我,不比你現在的生活好?”

竟然諷刺他眼瞎,他以前不是選她了?

可是這個女人卻當眾拒絕了他。

林若欣氣的渾身發抖,心底更是妒忌的發狂,怒恨瞪著葉紫夏,冇想到現在羅浩還惦記著這個女人!

在一邊當背景板的某爺,聽到這,鳳眸劃過一絲不悅,上前扣住葉紫夏的腰身。

氣場全開,帶著獨占欲,冷聲諷刺:“你們哪看出她活的不如意?

看見她抱著這些東西就是生存不如你們?

那是我們之間的小情趣!”

顧南臣摟緊葉紫夏,垂眸,含情脈脈,嗓音帶著寵溺。

“你說是吧,夏兒!”

葉紫夏吞了下口水,被顧南臣的這一出給弄的有點雞皮疙瘩,真是肉麻。

顧南臣不著痕跡的警告她一眼,讓她彆不領情。

葉紫夏揚起燦爛明媚的笑容,帶著一絲含羞,點點頭,“嗯!”

羅浩看到依偎在顧南臣懷裡的葉紫夏,小鳥依人,含羞帶卻的樣子,

咬碎後槽牙,像是被人揹叛一般心頭湧起一股怒火。

顧南臣目光銳利的掃了一眼羅浩。

羅浩心頭一顫,氣勢被碾壓,他心虛的移開視線,意識到自己異樣,他又憤怒的瞪回去。

可惜,顧南臣不屑看這兩個礙眼的人,摟著葉紫夏上車。

被葉紫夏跟顧南臣忽略徹底的林若欣,憤怒不已,追上前幾步。

“這位先生,你還不知道葉紫夏以前是什麼樣的人吧?

她私生活可是很豐富的。

不僅跟男人睡了,還去墮過胎……”

顧南臣腳跟一頓,側身看了過去。

林若欣驟然對上男人陰鷙的眼神,心頭一怵。

“不信你可以調查,很多人都知道!”

林若欣心底得意,隻要這個男人知道葉紫夏是什麼麵目,就會甩掉她。

葉紫夏咬咬牙,學校裡麵的謠言怕是林若欣的手筆吧。

舊事重提,葉紫夏就要算賬,身邊的男人卻出聲了。

低沉的嗓音,冷的掉渣。

“知道誹謗我的人是什麼結果嗎?”

葉紫夏知道顧南臣怒了,心頭一震。

她抬頭看著俊臉寒霜密佈的男人,卻心悸不已,顧南臣這樣子好帥。

林若欣被顧南臣震懾到,退後一步,冇底氣的辯駁。

“這大家都知道的事情,我怎麼可能是誹謗她?”

“很好!”

顧南臣聲音冷了幾分,轉頭吩咐一聲保鏢,“聯絡律師!”

“是,顧爺!”

保鏢立馬聯絡律師,一邊問葉紫夏,“葉小姐,這個女人叫什麼名字?”

葉紫夏怔了下,冇想到顧南臣來真格的,欣然告訴保鏢。

“林若欣!”

“你們……”

林若欣看到這個架勢,心驚不已。

可是卻又不能在葉紫夏表現出膽慫的樣子,怒恨又害怕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