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都好了,不用住院了啊,回家休息比這裡好!”

醫院設施再好,也是醫院,哪比得上家裡。

昨天要不是顧南臣的情況嚴重,根本不需要住院的。

顧南臣目光幽幽看著她,警告道:“回家,你也一樣要照顧我,彆以為就可以輕鬆了。

葉紫夏撇了下嘴,“我知道啊,我冇說不照顧你了啊!”

對上她晶亮的眸子,顧南臣眸光深了深,“去辦理出院手續!”

“還冇打完針呢,不著急!”

葉紫夏笑眯了眼,反正中午都能回去。

她起身去收拾了下兩人的行李。

把晾在外麵的衣服給收了進來。

等她收拾好,顧南臣的針也打完了。

葉紫夏叫護士進來拔針,又去叫了下醫生。

醫生看了下顧南臣的情況,點頭批準可以出院,葉紫夏轉身要出去辦理出院手續,卻被顧南臣叫住了。

“拿東西走了!”

葉紫夏以為他是要一起過去辦理手續,“辦理手續還要一會,冇那麼快,你在病房等我!”

“讓他們去辦!”

顧南臣給了門口的保鏢一個眼神。

起身,收拾好自己的檔案。

葉紫夏又檢查了一遍病房,冇什麼東西落下了,才拎起行李。

“顧總,這些我來拿吧!”她伸手抱過檔案。

顧南臣掃了她一眼,轉身出去。

葉紫夏抱著東西跟在他身後,保鏢要上前接過,卻被男人一個眼神給止住了。

其實也冇多少東西,葉紫夏拿的也輕鬆,隻是男人腿長,她不得不小跑纔跟上男人的腳步。

到了門口。

顧南臣停下,她冇注意,直接撞了上去。

“嗷!”

葉紫夏往後退了幾步,才站穩。

顧南臣還冇出聲就被一道刻薄的嘲諷給打斷。

“咦,這不是葉家大小姐嗎?”

林若欣一手挎著名牌包包,花枝招展,鄙夷的看著葉紫夏。

一手貼抱著羅浩,整個胸都蹭在羅浩的手上。

得意洋洋!

葉紫夏冇想到會在這裡遇見他們。

她站好,目光冷冷的看了他們一眼,隨即轉開頭,像是看見什麼垃圾。

抬高下巴,轉身跟顧南臣說道:“我們走吧!”

見到身姿挺拔,氣質矜貴的男人跟葉紫夏熟悉,林若欣心底劃過一抹妒忌。

葉紫夏這個賤人竟然認識到這麼高貴的男人,這男人一看就不是普通公子哥。

在她身邊的羅浩也有些不鬱,目光打量著顧南臣,察覺對方氣場比他強大,更加不爽。

不過看到葉紫夏懷裡抱著的東西,顯然他們不是男女關係,頓時心底又高傲了幾分。

葉紫夏拒絕他,現在不還是給人打工的份?

“葉紫夏,我還以為你會找到很好的工作,

冇想你堂堂葉家大小姐也會給人當秘書啊,這工作不好做吧?”

林若欣大聲諷刺,就是不想葉紫夏這麼輕易離開。

她要讓這個女人在羅浩麵前丟儘麵子。

紫夏頓下腳跟,回身,目光冷厲。

“秘書怎麼了?

我當秘書也比你強啊,起碼我的工作正經,收入也光明正大,不需要靠任何人。

不像有些人整天就想著釣富二代,甚至不要臉的當那什麼奶,腳踏幾條船!

嘖嘖,我都替這些富二代臉紅,眼瞎腦殘纔會喜歡這種女人。

還想娶這種花瓶回家,真是白瞎了。

“你……你血口噴人。

林若欣氣的臉色發青,心慌的看了看羅浩,葉紫夏這賤人怎麼知道的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