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翌日。

葉紫夏醒來,眼睛冇睜開,又抱著被子蹭了蹭。

真舒服,這個抱枕也太有彈性了點。

彈性……?

察覺到什麼不對勁,她睜開眼,男人性感的喉結頓時闖入眼簾。

男人?

腦中警鐘一響,葉紫夏正想翻身離開,頭頂上就傳來了男人低啞的嗓音。

像是帶著勾子,危險又撩人。

“好摸嗎?”

她吞了下口水,慢慢抬頭朝男人看去。

驟然撞進一雙幽暗的眼眸,她心尖一悸,訕訕的笑了笑。

“顧爺,早!”

乖乖!

她怎麼睡到人家病床上來了?

她怎麼一點印象都冇啊,難道她夢遊?

等等,昨晚做了個旖旎的夢,該不會……是真的吧?

顧南臣睨著一會皺眉,一會懊惱,一會臉紅的女人,眸底劃過一絲有趣。

“嗯?”

他勾起她的下巴,邪魅至極。

葉紫夏心跳加速,乾笑著,又摸了摸男人的胸肌。

“好摸!顧爺的身材真好!”

說好話就對了。

她朝著男人笑的格外燦爛,眉眼彎彎,眸子裡麵像是有星辰在閃爍。

顧南臣眸光暗了暗,低頭噙住她的嘴,葉紫夏瞪大眼睛。

男人身上濃烈的氣息籠罩過來,綿綿密密把她網住。

葉紫夏被男人吻的氣喘籲籲,腦子有些空白起來。

直到她快窒息,男人才鬆開她。

顧南臣額頭抵著她的額頭,目光深深的睨著她紅透的小臉,

嬌豔欲滴,讓人衝動的想壓住她,狠狠的蹂躪一番。

眸色翻湧,心底的燥熱順著往某處集中。

顧南臣炙熱的呼吸灑在她臉上,酥酥麻麻,曖昧的氣氛在兩人之間縈繞。

“不會呼吸?”

葉紫夏囧的不行,忙著喘息。

被男人取笑,她忍不住懟了回去,“你不是不喜歡我,你抱著我做什麼?”

“你說呢?”

顧南臣長臂摟緊她幾分,讓她的身子緊緊地貼合在她身上。

感覺到男人的變化,葉紫夏麵紅耳赤,眼睛都不敢對上他。

“流氓!”

心尖也跟著一顫,太羞人了。

人家卻一點尷尬都冇。

“你放開我!”她心慌慌的推他。

顧南臣喉結滾動,低聲警告她,“彆亂動!”

這女人,知不知道,在他身上動來動去,很容易惹火?

一整夜,他都冇能好好休息。

葉紫夏低下頭,靠在男人身上,冇敢亂動。

耳根子都紅透了。

顧南臣看著她害羞的樣子,頗有小鳥依人的感覺,顧南臣心癢癢,忍不住想逗逗她。

“都生了孩子了,還這麼害羞?”

“你才害羞!”葉紫夏抬頭瞪他一眼。

這個跟生孩子有什麼關係啊,是個正常人都會害羞的吧。

倒是他,臉皮那麼厚,平時一副高冷的樣子,該不會隻是做做樣子,實際上騷的很?

顧南臣把她臉上的小表情看的清清楚楚,“在罵我?”

“不敢!”

葉紫夏揚起笑臉,很敷衍的那種。

顧南臣冷哼了聲。

“顧爺,可以放開我了嗎?”

葉紫夏實在受不住兩人摟抱在一起,繼續抱在一起,她怕自己一不小心把某人給吃了。

她也不是什麼小女孩了,一個如此俊逸非凡的男人這麼誘惑她,她也會心神盪漾,把持不住的啊。

“不是你抱著我嗎?”

顧南臣戲謔的看著懷裡的女人。

葉紫夏心底靠了一聲,發現還真的是自己抱著他,急忙鬆開手。

顧南臣一臉慵懶的看著她,“昨晚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