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紫夏瞄了他一眼,“公司部門的同事,問下他們的工作進度!”

顧南臣輕哼了聲,“聊的還挺久的,冇看出你纔來幾天就跟他們混這麼熟了!”

聽到他有些陰陽怪氣的,葉紫夏眼睛閃爍了下,含笑的瞅著他。

顧南臣擰了下劍眉,“這麼看著我做什麼?”

葉紫夏笑了笑,“顧爺,你不會是吃醋吧?”

顧南臣俊臉一沉,眼神冷冰冰的戳著她,“我不喜歡有員工搞辦公室戀情!”

“哦……”

葉紫夏尾音拖的長長的,摸著自己的下巴,一臉苦惱。

“顧爺,我現在也是你的員工吧,可是你卻讓我做你的女人,這個跟你的原則相悖了吧?

我們現在算辦公室戀情吧?會不會不太好?”

葉紫夏眨了眨眼睛,水靈靈的瞅著男人俊逸的五官。

顧南臣的臉肉眼可見的黑了下去,“我隻是讓你做我的女人,冇說我們談戀愛!”

葉紫夏嗤笑一聲,“有區彆嗎?反正都是男女關係!”

顧南臣目光銳利,瞪了她一眼,“那你就閉嘴,做好你該做的!”

葉紫夏真是無語,竟然有人無恥到這個地步。

不過看在做他女人有好處的份上,她就隱藏好自己的身份好了,絕對不會對外人多說一句他們曖昧的關係的。

可是,文韜都跟部門的同事說過那些話了,是個人都猜到她跟顧南臣關係不尋常啊。

她眼睛滴溜溜轉著,想著對策。

“動什麼歪腦子,把杯子放好!”

顧南臣見她一臉壞笑的樣子,杯子塞到她懷裡。

葉紫夏接住,看了看難伺候的主。

“你說我能動什麼歪腦子?”

顧南臣目光涼涼掠過她得意的臉,拿過檔案繼續審閱。

葉紫夏撅了下嘴,“你還忙啊?”

“嗯!”顧南臣不冷不淡應了聲。

葉紫夏看了一會專注工作的男人,“你想吃宵夜嗎?”

顧南臣擰了下眉頭,“不吃!”

葉紫夏點點頭,“那你上洗手間不?”

顧南臣抬眸看著她。

她訕訕的笑了笑。

“我就問問,畢竟我打算睡覺了!”

免得一會她睡著了,這個男人又叫她做這做那的。

“想睡就去睡!彆吵我!”

顧南臣沉聲警告了一聲,繼續忙。

葉紫夏還是給他倒了一杯開水放在床頭櫃上的位置,才走回去沙發那邊窩下。

她打了個哈欠,閉上眼睡覺。

早上到公司上班就忙了一個早上,中午又給某爺做午飯,然後折騰到現在,她就冇好好的休息過。

葉紫夏真是累趴了,秒睡。

顧南臣忙了一會冇聽到那邊有什麼動靜,他抬頭看了一眼,下一秒,放下檔案,下床走了過去。

意識到自己的舉動,顧南臣眉頭緊蹙,他就看看她是不是睡著了。

葉紫夏側身卷窩在沙發上,眉頭緊皺,看著就是睡的不舒服,也冇蓋個被子。

她這樣要是睡到明天不得著涼?

顧南臣心念一動,彎身抱起她走回病床,輕輕放她下來,然後拿過被子蓋她身上。

葉紫夏吧唧了下嘴,動了下。

顧南臣頓住,見她冇醒,才輕手輕腳走到另一邊。

收拾起檔案,過去沙發那邊處理。

某爺還關了大燈,隻開了一盞燈。

看在她照顧他的份上,讓她好好休息下。

某爺心底找了個藉口,才繼續處理工作。

等顧南臣忙完,都十二點半了。

收拾好檔案放在一邊,顧南臣去上了個洗手間,才上床睡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