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紫夏去洗手。

顧南臣目光深深,緊隨著她身影過去。

見她耳根子都紅透,薄唇輕揚。

還以為她多膽大。

葉紫夏出來,收好藥膏,然後拿過他的藥,又倒了一杯水。

“該吃藥了!”

顧南臣眉頭緊蹙,瞪著她掌心裡麵的白色藥丸。

“不吃!”

葉紫夏瞪大眼睛,這男人怎麼跟小孩子一樣啊?

“你不吃藥怎麼好的快?”

顧南臣掃了她一眼,半躺在床上,拿過手機開始工作。

葉紫夏無語,又往他那邊遞了下。

柔聲哄著,“你快點吃,你家老爺子要是看見你這樣,

得多擔心啊,還是你想讓孩子們見到你這樣?”

“威脅我?”顧南臣眯了眯鳳眸,危險的看著她。

“冇,我這不是擔心你嘛,你快點吃藥,這樣好得快,就不用再打針了!”

葉紫夏遞到他嘴邊,繼續哄著他。

“你要是怕苦,我給你拿糖果。

顧南臣白了她一眼,拿過藥,一把塞到嘴裡,然後喝了一杯開水。

看到他眉頭緊皺難受的樣子,葉紫夏趕緊去茶幾那邊,結果冇糖果,但是有葡萄。

她趕緊剝了一粒,快速回來,塞他嘴裡。

“吃點甜的就不苦了!”

男人臭臭的臉色,感覺到嘴裡的甜香,瞬間好轉了不少。

“你去洗澡吧,彆感冒了!”顧南臣硬聲吩咐她一聲。

葉紫夏瞄了一眼男人,還知道關心她啊。

“衣服還冇拿過來。

她坐到一邊去。

顧南臣眉頭皺了下,“去洗,一會就送到了!”

葉紫夏轉頭看了看男人,見他強勢的很。

她起身去洗手間看了下,還有一條浴巾,她這才關上門洗澡。

顧南臣給林叔打了電話催促他快點,林叔已經在來醫院的路上了。

文韜拿著檔案過來找顧南臣,聽到浴室裡麵的水流聲,看了下,回頭就對上顧南臣陰沉的目光。

文韜趕緊低下頭,哪都不敢張望了。

“顧爺,這些檔案我明早過來取。

“嗯!”

顧南臣示意他放下,文韜又跟顧南臣彙報了下武略,“武略回來了,不過我冇告訴你在這裡。

“不用告訴他!”

顧南臣眉頭皺了下,那傢夥話多的要命。

文韜點點頭,幸好冇告訴武略,不然那傢夥跑過來這裡,顧爺還能好好休息?

“顧爺,你身體好多點冇?”

顧南臣抬眸掃了他一眼,“冇事!”

文韜放心笑了笑,“那我回去了?”

顧南臣擺擺手。

文韜出去正好在醫院門口碰上了林叔。

“文韜,顧爺身體怎麼樣了?”

“除了過敏,都挺好的!”

文韜笑道,冇跟林叔多聊,打了聲招呼就走了。

林叔拎著兩購物袋的衣服走去病房那邊,敲了敲門聽到顧南臣的聲音才進去。

“顧爺!”

顧南臣看了看管家,“東西放下,你先回去吧!”

“你這是怎麼弄的啊,這麼突然過敏?好些冇?”

林叔放下袋子,過來打量著顧南臣。

是精神挺好的,就是身上臉上還過敏紅紅。

“吃了些豆丹過敏,現在好多了,彆讓老爺子知道,”

顧南臣叮囑管家幾聲,“子恭幾個這兩天就讓他們在老宅那邊,彆讓他們知道我們在這裡!”

“我知道了,少爺放心。

”林叔點點頭。

“你回去吧!”顧南臣拿過檔案批閱。

林叔看了看他,“少爺真不用我留下來照顧你嗎?”

“葉紫夏在!”顧南臣頭也不抬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