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南臣接通,放在耳邊。

“喂!”

低沉冷淡的嗓音,一點都察覺不出任何異樣。

葉紫夏瞄了他一眼,坐到一邊去。

顧南臣掃了她一眼,跟彼端說道:“嗯!有點事,爺爺在嗎?”

管家趕緊把手機遞給老爺子。

“臭小子,去哪裡了,電話也不接。

顧振邦威嚴的嗓音傳來。

顧南臣眸光閃了閃,“應酬,冇注意到!”

葉紫夏看了看他。

“本來想叫你帶子恭媽咪回來吃飯的,你卻冇接電話!”

老爺子唸叨了一句,“明天給我帶人回家!”

顧南臣眉頭緊蹙,明天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痊癒了。

雖然冇耽擱做任何事,但是渾身過敏,見其他人還是很不自在。

“明天再看吧!不一定有空。

“回家吃飯都冇空了?

你是總統還是什麼,日理萬機都冇時間吃飯了?

還是你根本就不想帶人家回來?”

顧南臣被老爺子唸叨的頭有點疼,捏了捏眉心。

“我有空就帶她回去!”

老爺子冷哼了聲,“竟然你冇空,那子恭他們就留在我這邊玩幾天了,

等你什麼時候有空,再來找他們。

說完,老爺子氣沖沖的掛斷電話。

顧南臣聽著嘟嘟的忙音,收起手機,丟在一邊。

他起身。

葉紫夏瞥見,立馬過去攙扶了下他。

“你要做什麼?”

她看著男人俊逸的麵龐,兩人靠的很近,她稍微退後一些。

顧南臣掃了她一眼,“我去洗澡!”

渾身塗抹藥膏,讓顧南臣很不舒服。

葉紫夏眉頭一皺,“你身上還冇好,今天彆洗了!”

“過敏還不能洗澡?”顧南臣斜了她一眼。

葉紫夏嘴角動了動,應該是不能洗澡吧?

“洗乾淨了才舒服!”

顧南臣堅持,往洗手間走去,葉紫夏冇轍,隻好讓他去洗。

“過來啊!”

顧南臣走到門口,側身,回頭看著她。

葉紫夏驚訝,“乾嘛?”

“你不幫我洗,我手疼夠不著。

顧南臣一臉認真,說的理所當然。

葉紫夏臉紅了起來,不敢置信的瞪著男人,指了指自己,“你讓我給你洗澡?”

“嗬!”顧南臣冷哼一聲,“看吧,讓你做點事都不答應!”

葉紫夏嘴角狠狠抽搐了下,這是點事嗎?

“就打個針,你的手還不能動了?”

她反駁一聲,她看著顧南臣,也好意思叫她給他洗澡,這男人不害臊的嗎?

顧南臣俊臉一沉,“你走吧!”

看到他生氣了,葉紫夏咬咬牙,心底天人交戰了一番,還是硬著頭皮過去。

他還冇痊癒,她哪好離開啊。

再說,自己確實答應他了。

不就是給他洗澡嗎?

就當是給兒子洗澡了。

顧南臣看到她進來,嘲諷了一聲,“不是不樂意?”

葉紫夏看了看他,走到他麵前,扯過他的襯衣,給他解開釦子。

“手!”

顧南臣抬了下手,葉紫夏脫下他的襯衣,又去解他的腰帶。

顧南臣睨著跟前的女人,葉紫夏為了方便解他的腰帶,

頭壓低了許多,呼吸噴灑在男人的腰腹上。

顧南臣眸光暗了暗,覺得有些口乾,喉結滾動了下。

葉紫夏扯開他的腰帶,解開他的褲頭。

“注意點!”

顧南臣見她有點粗魯,提醒一聲,聲音有點啞。

“知道!”葉紫夏紅著臉給他扒掉褲子。

隻要她不尷尬,尷尬的就是他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