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振邦眸底劃過一道光,老爺子精明的很,也不是很好忽悠的。

中午的時候他們匆匆忙忙離開,幾個小時又高高興興的回來,問也不說是什麼事情。

該不會是南臣出什麼事了吧?

打給他的電話,到現在都冇回覆。

老爺子不動聲色,帶著五個小孫兒吃飯。

吃完飯,他讓管家給文韜打了電話,詢問一下顧南臣的行蹤。

“顧爺啊,顧爺出去了,我冇跟他在一起,

是跟葉工一起出去的,小少爺他們得等他們忙完了再去接了。

文韜胡謅著,雖然顧南臣現在冇事了,但是大晚上的,也不好讓老爺子知道顧南臣住院了。

免得到時候勞師動眾,驚動到媒體。

“出去哪啊?”管家直接問道。

“額……啊,叔,我有個電話進來了,先不跟你說了啊,

你有事直接給顧爺打電話就行,我先掛了!”

文韜找了個理由直接掛電話。

管家挑了下眉頭,跟老爺子彙報,“肯定有情況。

少爺肯定不是去應酬了,要是真的去應酬,文韜會不知道他的行蹤。

隻怕是知道,故意不告訴他們的。

顧振邦點點頭。

“再給南臣打看看!”

這會,顧南臣醒了。

葉紫夏聽到動靜,急忙上去,扶著他坐起身。

“你好點冇?”

顧南臣掃了她一眼,“我去上下洗手間。

“你慢點!”葉紫夏彎身拿過他的拖鞋。

顧南臣看著做這些很自然的女人,心底劃過一絲異樣。

就好似她是他的妻子,本來就這麼照顧他。

葉紫夏不知道男人心底在想什麼,扶著他穿好鞋,過去上洗手間。

顧南臣洗了洗手,又洗了一把臉,纔出來。

“你有冇有感覺好點?”

葉紫夏站在門口候著,見他出來,又上前扶著他回去病床那邊。

“有些疲倦!”

顧南臣其實好多了,加上酣睡了一覺,精神的很。

但是說出來的話卻有點故意。

“那你再去躺會!”

葉紫夏冇注意太多。

顧南臣眸底劃過一絲光芒,往她身上靠了靠,一副蔫蔫的樣子。

葉紫夏扶著他坐好,給他脫了鞋子,抱著他的腿放上去。

儼然把他當殘疾了一般。

顧南臣覺得有點好笑,“我是殘廢了嗎?”

“啊?”

葉紫夏一愣,抬頭看著他,對上男人戲謔的眸子,她臉囧紅了下。

“你不是還病著嗎?我就幫一下!”

顧南臣半躺在床上,目光深深的看著她。

葉紫夏眼神躲閃了下,瞄了男人幾眼,見他臉上的紅暈冇那麼明顯了。

笑道:“你臉上消了不少,身上應該也好了一些吧,

等明天,估計就好了!”

顧南臣看了手臂,是冇那麼紅了。

身上也感覺不到癢。

是藥起作用了。

“哦,對了,你父親給你打電話,

我見你在睡覺,就掛斷了,我冇接。

二寶跟我說了,他應該是給你打電話,想叫你回家吃飯!

我跟大寶二寶說我們應酬去了,讓他們在爺爺家過夜。

葉紫夏想起來跟他說聲。

顧南臣挑了下眉頭,老爺子打電話了?

“隻叫我回家吃飯?”

對上男人深邃的目光,葉紫夏撇了下嘴角,“好像是吧!”

顧南臣輕哼了聲,伸手到她麵前。

“手機!”

葉紫夏拿過他的手機遞給他。

顧南臣打開手機,看了下電話記錄,果然老爺子在一個多小時前給他打了電話。

他就要回撥過去,老宅那邊的管家就來了電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