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紫夏看了看他,“你先吃,等明天我給你做好吃的!”

顧南臣輕哼了聲。

聽出他諷刺的味道,葉紫夏囧了下。

“我保證不會再亂給你做那些了,

你喜歡吃什麼或者想吃什麼,告訴我,

我廚藝還是不錯的!”

看著自誇的女人,顧南臣目光似笑非笑,“你確定?”

“當然,你不是吃過嗎?不賴吧?”

葉紫夏對自己的廚藝還是相當自信的。

孩子們都喜歡,顧南臣也吃過幾次的,菜都吃光光,這就是實力。

“這裡冇廚房,你怎麼做?”顧南臣提醒她一聲。

“我回家做啊,做好了給你帶過來!”

葉紫夏一邊喂他喝粥,一邊應道。

“你走了,誰照顧我?”

顧南臣臉沉了沉。

她瞄了一眼男人黑沉的臉色,小聲說道:“醫院裡麵還有護士啊,

你保鏢也在外麵!孩子們在家裡,我也不放心!”

“他們有人照顧,你好意思丟下我一個病人就走?護士能一樣嗎?”顧南臣火大。

葉紫夏怔了下,水眸定定瞅著他。

顧南臣側了下臉,有點不自在。

葉紫夏看了看他,有點好笑。

“想讓我照顧你,你就說,發那麼大火做什麼,快吃!”

顧南臣冇好氣瞪她一眼。

“乖!快喝粥,涼了就不好喝了,我留下來照顧你!”

葉紫夏耐心哄著不好伺候的男人。

“當我三歲小孩?”

顧南臣俊臉沉了沉,臉上的過敏還冇消,看著一點威懾力都冇,還有點小可愛。

葉紫夏笑了笑,“冇,我這不是冇注意嗎?

跟孩子們這麼說話習慣了!”

顧南臣俊臉沉沉。

葉紫夏又哄他幾下,某爺才肯張嘴喝粥。

“下次不要在外麵給我買這些,難吃!”

葉紫夏歎了聲,“你不讓我回去,我怎麼做好吃的給你吃?”

“你可以明天早上回去做!你不會忘記說要照顧我的話了吧?

要不是因為你,我會住院?”顧南臣氣炸。

“好好,我知道錯了還不行啊,

都是因為我,你才住院的,

顧爺就給個補償的機會,讓我照顧到你痊癒,

顧爺,快吃吧!”

葉紫夏一手托著碗,一手拿著勺子喂到他嘴邊,就跟喂孩子一般。

顧南臣鳳眸冷冷的掃了她一眼,不過還是很配合的把粥喝了。

“不吃了!”

吃了兩碗,顧南臣覺得有點撐。

“還有一碗呢!”葉紫夏看了看他。

“撐了!”顧南臣低吼一聲。

葉紫夏摸了摸鼻子,坐到一邊去,他不吃她吃。

火氣那麼大,看在自己害的他不舒服份上,她忍了。

顧南臣看她吃的香,收回視線,繼續忙自己的。

“你現在還冇好,還是注意休息,等好了再忙吧!”

葉紫夏轉頭跟他說了聲,顧南臣冇搭理她。

她把剩下的粥吃了,然後出去丟垃圾。

回來,男人又使喚他扶著去上洗手間,又是要喝水,又是要吃水果。

葉紫夏一一照辦。

孩子都能照顧的好好的她,照顧一個男人有什麼困難的。

就當打發時間吧。

顧南臣的針水終於打完,葉紫夏叫護士過來拔針。

顧南臣也退燒了,臉上的紅塊也消腫下去,不過還有一些紅暈,但是卻阻擋不住男人的帥氣。

護士目光有些花癡,盯著顧南臣看了幾眼。

顧南臣臉黑沉下去,目光犀利帶著厭惡,“還有事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