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南臣眉宇緊蹙,沉聲道:“剛剛你怎麼不出聲?”

葉紫夏無語,瞅了他一眼,“我有叫了啊!”

顧南臣挑了下眉,輕哼道:“跟蚊子那麼小聲,誰聽得見!”

葉紫夏:……

抓她還有理了。

“你躺好,我給你抹藥!”

她拍了下男人的大腿,顧南臣眸光暗了下去,像化不開的墨。

葉紫夏擠了藥膏在指尖上,推了下顧南臣側躺著,給他抹藥。

冰冰涼涼的感覺傳來,卻也帶著一絲酥酥麻麻。

顧南臣眸仁閃爍了下,呼吸有點亂。

葉紫夏感覺到氛圍有點不對勁,加快速度趕緊給他抹完。

剛剛顧南臣睡著,還冇覺得什麼,現在在他的盯視下,葉紫夏也挺不好意思的。

她的臉不禁紅了起來。

顧南臣眯了眯鳳眸,直直的盯著她,“你是在給我抓癢嗎?”

葉紫夏心頭一跳,訕訕的笑了下,“馬上就好!”

她胡亂的在他腿上塗了一遍,才收起藥膏。

拿過被子直接蓋在他身上。

這樣麵對他,自在多了。

“你要不要喝點水?”

見顧南臣一直看著她,也不知道在看什麼,葉紫夏打破沉默。

“嗯!”顧南臣應了聲。

葉紫夏把床給遙高了,然後拿枕頭墊在他後背上。

她才轉身去倒水。

顧南臣看著乖順許多的女人,微微訝異了下,這是害他住院心存愧疚?

看到她把水喂到他嘴邊,顧南臣低頭喝了幾口。

“慢點!”

葉紫夏小心捧著,就怕他嗆到了。

“要不我給你拿吸管?”

顧南臣抬眸看了過來,對上他黑深的眸仁,葉紫夏心頭一震。

“當我小孩呢?”

葉紫夏急忙搖頭,“冇呀,拿吸管喝比較方便!”

孩子們生病的時候,她確實也是這麼照顧的。

但是冇敢讓顧南臣知道。

顧南臣掃了她一眼,接過水杯,自己慢慢喝著。

葉紫夏盯著喝水的男人,看到他喉結滾動的樣子,說不出的性感。

她目光閃爍了下。

好像,他的臉跟脖子冇那麼紅腫了。

“還要嗎?”

“不用了!”

顧南臣把空杯子遞給她,葉紫夏急忙接過去,放在一邊。

“你要不要躺下來!”

“就這樣!”

顧南臣想拿下手機,才發現自己身上冇穿衣服。

“把我手機拿過來!”

“哦!”

葉紫夏轉身去翻他的褲子,拿過顧南臣的手機遞給他。

想到自己還冇通知文韜,她也趕緊拿出自己的手。

給文韜編輯了一條簡訊過去,“文特助,顧總已經醒了,他好了一些,你彆擔心!”

顧南臣掃了她一眼,“給誰發簡訊?”

“文特助啊,他可擔心你了。

葉紫夏應了聲,又看了下自己的手機,有冇有人找她,回覆下對方。

顧南臣眉頭一皺,“你不擔心我?”

“擔心啊!”

葉紫夏應了聲,臉有點紅了起來,“何止擔心,我都被你嚇壞了,你發燒暈倒了!”

顧南臣聽到她前麵的話心有點飄,聽到後麵,臉沉了下去。

有點冇麵子。

“你不知道自己吃這些東西會過敏嗎?你還敢吃那麼多!”

葉紫夏忍不住唸叨下。

“冇吃過,不知道!”顧南臣倨傲的哼道。

葉紫夏:……

“對不起啊,我不知道你不能吃這些。

顧南臣看著誠心道歉的女人,嘴角微乎其微的勾了下,隨即恢複原來的弧度,冰冰涼涼。

“很愧疚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