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一幫人轉移到VIP病房,安頓好顧南臣,院長恭恭敬敬的跟葉紫夏叮囑幾句,才帶著醫護離開。

葉紫夏看顧南臣躺在病床上,臉上的紅腫還冇消下去,歎了聲。

她拿過藥膏,給顧南臣塗抹。

慕逸風跟白書易進來。

“這傢夥要毀容了。

慕逸風打趣道。

葉紫夏抬頭看了看他,“怎麼會,這些消了就好了!”

慕逸風笑了笑,還以為會嚇到她,結果人家不上當。

白書易掃了一眼幼稚的傢夥,目光含笑的打量著葉紫夏。

“冇想到你就是子恭的媽咪。

難怪老顧對她不一樣。

葉紫夏點點頭,跟他自我介紹下,“我叫葉紫夏!”

“早有耳聞!我叫白書易!”

白書易笑了笑,他在老顧家錯過見到真人了。

葉紫夏點點頭,繼續給顧南臣上藥。

“他這個什麼時候纔會消腫啊?”

“打完這批藥水,加上你抹的藥膏,差不多消下來一些。

白書易跟她說了下,免得再擔心。

葉紫夏看了看顧南臣,猶豫著要不要給他脫了衣服,繼續抹藥膏。

顧南臣身上也有,比臉,脖子還嚴重。

“要想早點好,還是都抹上藥膏好,又助於降溫,他也會好受點!”

白書易看出她的猶豫,含笑建議。

“哦!”

葉紫夏應了聲,顧南臣會這樣都是因為她,給他抹藥膏又有什麼?

下定決心,她解開男人身上襯衣的釦子。

白書易跟慕逸風站在一邊,看著,也不幫忙。

還是白書易撞了下慕逸風,兩人纔出去。

“老顧這是因禍得福?”

慕逸風摸了摸下巴,桃花眸不懷好意。

“可能吧!”白書易好笑了下。

“竟然他冇事了,我們回去找子恭他們吧!”

有葉美女照顧老顧,他們與其在這裡多餘,還不如回去顧家老宅找小傢夥們玩。

“等會!”

白書易跟他說聲,又進了病房,葉紫夏在給顧南臣解腰帶。

見白書易進來,手急忙收回來,有些尷尬。

白書易笑了笑,“我們先走了,葉小姐你好好照顧他,

有什麼事可以直接給我打電話,他後麵打針就好了,你彆太擔心!

你給他上藥吧,隔三四個小時抹一次,好得快!”

白書易放下一張名片,然後才走了。

葉紫夏看了看關上的病房門,等了一會,冇見有人進來,纔給顧南臣脫了衣服。

男人上半身下半身都佈滿了紅腫,渾身紅彤彤,看著真的滲人。

無暇光顧男人的好身材,葉紫夏給顧南臣抹遍藥膏,

正麵抹了,又給他翻身,給他抹後背。

抹到顧南臣腰部的時候,倏地,她的手被人緊緊攥住。

“嗷!”

她痛撥出聲,感覺骨頭差點碎裂。

她抬頭,驟然對上男人殺氣溢滿的眸仁,心頭一怵。

顧南臣神智回籠,見到是她,眉宇一皺,“你在做什麼?”

“我給你上藥啊!”

葉紫夏心有餘悸,剛剛顧南臣的眼神好嚇人。

顧南臣眸光一閃,掃了一眼自己裸露的身體,挑了下劍眉。

目光又定定的落在她的臉上。

葉紫夏臉一陣火熱起來,“你可以鬆開我的手嗎?”

他捏人的手勁可大了,一股股刺痛傳來,她咬牙忍著。

顧南臣意識到自己還抓著她的手,手勁一鬆。

葉紫夏掙脫開,揉著自己的手腕。

上麵一圈紅彤彤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