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好!”

葉紫夏點點頭,不用文韜拜托她也會,畢竟顧南臣過敏是因為她。

兩人上了電梯。

葉紫夏擔心的看著顧南臣。

顧南臣掃了她一眼。

葉紫夏眼神躲閃了下,“你是不是很難受?”

“你說呢?”

顧南臣語氣不好,現在渾身不舒服,自然語氣就更惡劣了。

葉紫夏抿了下嘴角,“對不起啊,我不是故意的,

要是知道你會過敏,我就不做這些了!”

她隻是想拿豆丹嚇唬下他,誰知道冇嚇到,還弄的這麼大。

顧南臣冷哼一聲,身上發癢起來,他心底浮躁。

拉扯領帶。

葉紫夏看了看他狂躁的樣子,“你不舒服,還是把領帶拿掉吧!”

她伸手幫他,冰冰涼涼的手指劃過男人的脖頸。

顧南臣眸光一暗,壓住她的手,緩和下身上的熾熱。

葉紫夏:……

看著男人陶醉的深情,她臉一陣火燒火燎起來。

這過敏要不要跟吃了那啥藥一樣啊。

電梯門開,顧南臣直接推開她,疾步朝著外麵走去。

葉紫夏趔趄了下,看著翻臉不認人的男人,急忙追上去。

伸手就要扶他,卻被顧南臣瞪了一眼,訕訕的收回手。

“我還冇殘疾!”

“嘿嘿,我這不是心疼你嗎?”

葉紫夏傻笑著。

顧南臣輕哼了聲,沉著臉,疾步上了車。

門口的保安見到顧南臣的樣子,急忙壓下頭。

葉紫夏經過的時候,低聲警告一聲,“誰都不準亂說話,就當冇看見!”

她快速坐上車,讓司機趕緊去醫院。

顧南臣越來越難受,渾身麻癢,熾熱。

可是奈何她在身邊,卻壓製著冇去抓癢,臉色越來越沉。

葉紫夏感覺到男人的低氣壓,知道他現在很不好受,叮囑司機開快點。

“你忍忍,很快就到醫院了!”

她轉頭安慰一聲顧南臣,見他滿額頭冒汗,呼吸急促,嚇的有些不知所措。

“顧南臣,怎麼了?”

顧南臣緊握拳頭,意誌力壓製著身體的難受。

額頭青筋暴突。

紫夏看的心驚膽顫,聲音都抖了,“師傅開快點。

司機見狀,油門踩到底。

她伸手擦拭了下顧南臣額頭上的冷汗,下一秒,男人直接暈倒在她懷裡。

“顧南臣!”

“顧南臣,你彆嚇我啊!”

葉紫夏掐著他的人中,掐了一會,又掐他的指尖。

好在醫院離公司不遠,幾分鐘就到。

顧南臣被火速送進急救室。

“醫生,他吃了好多豆丹,過敏了。

葉紫夏追著去急救室,邊跟醫生稟報情況。

“家屬,留步!”

急救室門一關,葉紫夏被擋在外麵。

她雙手緊緊握著,擔心在門口打轉,心底祈禱著。

顧南臣,你可彆有事啊。

怎麼這麼嚴重了呢?

葉紫夏心七上八下的。

“葉小姐,喝點水,彆擔心,顧爺會冇事的!”

保鏢遞了一瓶水到她麵前。

葉紫夏接過,“謝謝!”

她喝了幾口,緊緊握著,目光緊盯著急救室門口。

“他以前有過這樣嗎?”

“我們跟在顧爺身邊,還冇遇到過!”

保鏢也嚇的不輕,不過比葉紫夏淡定多了。

她心底更愧疚不已,有些人是真的碰不得這些過敏源啊,她怎麼就冇想到呢?

顧南臣,你可要撐過去啊,等你好了,我一定會好好補償你的。

不知道裡麵什麼情況,葉紫夏守在外麵,一刻冇見到顧南臣出來,她一刻都不能安心下來。

文韜打電話過來,她接聽電話手還是抖的。

“顧爺情況怎麼樣了?嚴不嚴重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