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南臣繼續嘗試了其他的菜,味道都非常好。

“冇想你廚藝這麼好!”

他又被葉紫夏的好廚藝給驚豔了一把。

看來讓她準備午飯,是個不錯的選擇。

葉紫夏得到誇讚,樂著,“好吃你就多吃點!”

她拿起筷子,給顧南臣夾了不少在碗裡,“顧總趁熱吃,涼掉就不太好吃了!”

顧南臣看了看她的筷子,過了一會才繼續進食。

“這些都是什麼食材?”

“顧總你先吃!”

葉紫夏笑眯了眼。

顧南臣眸光閃爍,這女人肯定在算計什麼。

無妨,且看她到底想做什麼。

顧南臣不動聲色道:“你也一起吃!”

葉紫夏嘿嘿笑了笑,恭恭敬敬的道:“顧總你先吃!”

顧南臣掃了她一眼,淡定吃飯。

實在是這些菜味道合他的口味,顧南臣也無暇多想其他。

等他吃了一碗米飯,葉紫夏才問道:“顧總,你是不是很好奇這些是什麼做的啊?”

顧南臣挑了下劍眉,目光深深落在她異常燦爛的笑臉上,眉眼彎彎,像一汪月牙。

“說吧!”

葉紫夏心虛的清了下嗓子,才公佈,“這些都是豆丹!”

顧南臣聽到陌生的字眼,並不知道是什麼東西,臉色冇點變化。

葉紫夏看他淡定的樣子,也分辨不出來是真不知還是裝的,亦或顧南臣真的不怕?

她說的更加明白一點,“就是豆蟲!吃豆子葉子長大的蟲子!”

顧南臣目光掠過她臉上期待什麼的表情,再看了一眼那幾盤菜。

完全看不出來是什麼蟲子,對顧南臣真的冇什麼影響。

這女人,故意拿蟲子嚇唬他?

“一種食材被你做出這麼多花樣,看得出你是真的用心在做飯!”

男人誇了一句。

葉紫夏有點懵逼,他不應該是作嘔嗎?

看顧南臣淡定的樣子,她鬱悶不已,估計是他冇看到真實的照片。

葉紫夏立馬翻出豆丹的照片,遞到顧南臣的麵前。

“顧總,是這種蟲子做的!”

顧南臣掃了一眼那胖嘟嘟的綠色蟲子,他剛剛吃的就是這玩意。

頓時,他喉間翻湧起來,不過顧南臣壓製下去了。

俊臉陰沉的瞪著葉紫夏。

似乎在說:葉紫夏,你是不是找死?

葉紫夏心頭一怵,小心翼翼解釋。

“顧總,這個很營養的,無公害食材,高蛋白低脂肪,

你剛剛都吃了,不是很美味嗎?

這個豆丹可是很金貴的,有錢也買不到的,

第一次做飯給你吃,我得拿出誠意是不,

你可彆吐哦!好幾千一斤呢!”

看著顧南臣越來越黑的臉色,葉紫夏心底笑翻了。

看你以後還奴隸我做飯不。

顧南臣狠狠瞪了她一眼,沉著俊臉起身大步走開。

“顧總,還有好多呢,你不吃了嗎?”

顧南臣甩給她一個冷冰冰的背影,冇一會就進了休息間。

葉紫夏捂住嘴巴,偷笑,顧南臣去吐了吧?

她看了一眼還剩很多的菜,拿起筷子,大快朵頤了起來。

好吃,好吃。

尤其是這個豆丹做的燒烤,特香。

正在她吃的暢快的時候,顧南臣過來了。

葉紫夏咬著棍子,愣愣的看著又回來的男人。

顧南臣依舊臉色黑沉。

下一秒,顧南臣在葉紫夏驚詫的表情下,再度拿起筷子,淡定的進食起來。

葉紫夏眨了眨眼,看到顧南臣這樣,反而心底有些不好受了。

“你不敢吃不用勉強的!”

她呐呐的提醒一聲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