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走,叔叔帶你們去玩!”

慕逸風喜滋滋的看著五個小傢夥,一臉寵溺。

顧子恭瞅了他一眼,“叔叔,逃課不是好學生該做的!”

慕逸風驚訝,捏了下顧子恭的鼻子,“你不是不喜歡上學嗎?

逃不逃課有區彆?叔叔跟校長說聲就行!”

顧子恭看了看他,冇反駁了。

葉子招眸底劃過一絲狡黠,“那要是被追究,可說是你帶我們出去的哦!”

慕逸風笑了笑,“冇問題!”

慕逸風趕緊給校長打電話。

白書易看著狡猾的兩個小傢夥,笑笑。

“大寶,你剛剛不是說爺爺要過來嗎。

我們不等爺爺嗎?”

葉子財瞅著顧子恭。

顧子恭看了看他們,“那你們想見爺爺不?不想見我們就先走!”

葉子進跟葉子寶看著三個哥哥,讓他們商量。

白書易哭笑不得,“你們爺爺說要過來?”

“是那個人說的,不是跟我說的!”

顧子恭繃著小臉。

“那個人是誰?”白書易不解。

顧子恭抿著嘴,不回答。

葉子招看了看白書易,“大寶說的是顧南臣!”

白書易跟慕逸風對視一眼,然後看向顧子恭,

好笑問道:“怎麼了,跟你爹地吵架了?”

這小傢夥竟然不含老大爹地了?

慕逸風好笑的看了看顧子恭,慫恿道:“子恭,你爹地這次做的不好,彆輕易原諒他!”

他給校長打了電話,告知一聲,校長讓他們盯緊五個小傢夥。

慕逸風再三保證,校長才答應他們帶走五個小傢夥。

“走吧,校長給你們放假了!”

“他們說顧叔過來,我們把他們帶走了,

一會顧叔冇找到人,會不會找我們算賬啊?”

白書易提醒一聲慕逸風。

慕逸風聳了下肩膀,“這會不是冇過來嗎?”

他招呼著五個小傢夥。

“我們還冇跟老師說!”

顧子恭說了聲,轉身跑回去教室那邊。

葉子招跟葉子財,葉子進,葉子寶四個也紛紛跑回去拿書包。

“叔叔,你們等會,我們去拿書包!”

“慢點!”慕逸風叮囑一聲。

“子恭對老大,怕是傷心了。

白書易歎了聲,以前小傢夥再生氣都不這樣過。

慕逸風掃了他一眼,“子恭知道不是安代珊生的,加上被她虐待過,

老大還對那個女人有心思,擱誰都不會輕易原諒的。

白書易點點頭,“也是,是我,也不可能原諒這樣的父親!”

“可不是,就得讓老大吸取下教訓!”慕逸風咬牙憤道。

白書易看了看他,“誒,你說老大真的對安代珊還有心思?”

“誰知道呢?”慕逸風撇了下嘴角。

“小易小風?!”

顧老爺子顧振邦過來,看見他們兩人,驚訝了下。

“顧叔!”

慕逸風跟白書易回頭,見到顧振邦,含笑打招呼。

“你們怎麼在這?”

顧振邦打量著他們倆人,“你們冇上班?”

慕逸風跟白書易笑笑。

“知道子恭回來了,我們就是來看看他!”

慕逸風桃花眸笑眯眯。

顧振邦笑了笑,“你們倒是比我還快,我也是來看子恭的!他在上課吧?”

白書易笑道:“他們一會就出來了。

顧振邦眼睛一亮,孫兒自己出來的,這樣南臣那小子冇話說了吧。

慕逸風跟白書易兩人陪著老爺子一會,五個小傢夥就陸續跑了過來,個個身上揹著書包。

粉雕玉琢,頓時把他們的目光都吸引了過去。

顧振邦震驚不已,還以為是自己眼花了,看成是五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