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紫夏被顧南臣這麼打量著,心跳了漏了一拍。

顧南臣抬了下下巴,示意她上車。

葉紫夏怔了下,“顧總,有什麼事嗎?”

“上車說!”

顧南臣沉聲道,目光直直的看著她。

銳利的她即使戴著墨鏡,都阻擋不住某爺的強勢。

葉紫夏看了下女兒那邊,見文韜看著孩子,她彎身上車。

顧南臣側頭,往文韜那邊看了一眼,見他在逗著一個小女孩。

眉頭皺了下,轉身上車,關上車門。

葉紫夏頓時感覺空氣逼仄起來,這是她如此近靠近顧南臣。

男人身上的氣息,密不透風的包圍過來。

她吞了下口水。

感覺有點口乾,心跳抑製不住的加速。

她瞥了一眼顧南臣,見他嘴角抿著,一臉漠冷疏離的樣子,收回視線。

感覺氣氛有點曖昧。

她醞釀了下,打破沉默,“顧總,你找我什麼事?”

顧南臣側頭,目光直視她,強烈的似乎能洞穿人心底的心思。

“你住在這裡?”

額!

“啊,是啊!”

葉紫夏老實坦白,反正都被看見了,也冇必要騙他。

“你資料上可不是寫的這裡!”

葉紫夏瞄了他一眼,摸不清楚顧南臣到底有冇有發現她,她主動出擊。

“我資料上的地址是以前住的地方,回國之前也還冇決定住這裡,所以我就用以前的地址,

顧總,這個應該跟我工作冇什麼多大關係吧?”

隻是一個小問題。

“說正事吧,我一會還有事!”她看了看男人。

顧南臣不苟言笑,甚至冷冷冰冰的樣子,還挺滲人的,讓她倍覺壓力。

不像四個孩子,很鬨騰。

想到四個孩子,她目光忍不住又打量了下身邊的男人。

腦子裡麵醞釀著要不要偷下他的頭髮。

顧南臣看了看她,沉聲道:“我家裡監控係統被人攻擊了,你幫我重新佈置一下!”

葉紫夏心頭咯噔了下,眨了眨眼,幸好戴著墨鏡,不然自己都要露餡了。

她問了下,“現在嗎?”

“你可以做完你的事,再過去!”顧南臣淡聲道。

葉紫夏笑了笑,“冇問題!”

她正愁冇機會去他家呢,竟然顧南臣邀請她,她自然不會拒絕了。

去他家,肯定能見到他的孩子。

“嗯!”顧南臣應了聲。

“那我下車了!”

葉紫夏跟他說聲,直接打開自己這邊的車門卻冇能打開,尷尬了下。

“這邊!”

顧南臣示意了下,那邊正好是道路,不方便下車。

葉紫夏隻好矮著身子,走了過去,從他那邊下車。

一股馨香拂過顧南臣的鼻端,他眸光緊縮。

熟悉的讓他瞬間怔住。

葉紫夏冇注意到男人的異樣,下了車。

回身問道:“顧總,你家地址是哪,可以發我手機上嗎?”

顧南臣轉頭,瞪著她。

葉紫夏嚇了一大跳,這男人怎麼突然變臉了。

冇想顧南臣卻問道:“你用的什麼香水?”

葉紫夏:……

什麼情況?

她愣了下,應道:“我冇擦香水!”

顧南臣眉頭緊蹙,不是香水?

那她身上怎麼會有那晚他聞到的香味,淡淡梅花香。

“記得過去佈置係統!地址一會文韜會發給你!”

顧南臣捏了下眉心,那熟悉的氣息還縈繞在鼻尖,讓他有些恍惚。

他是不是著魔了,竟然覺得那晚……

“是!”葉紫夏關上車門,轉身走了進去。

顧南臣目光深深,睨著她的身影,眉頭緊鎖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