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低頭親了下顧子恭的發旋,“你是媽咪的心肝寶貝!”

她愧疚自責。

顧南臣怔了下,看著傷感起來的母子兩個,眉宇擰了下。

“顧子恭,你胡鬨什麼,我之前怎麼跟你說的?”

“顧南臣!”

葉紫夏眼眶通紅,瞪著他,冷冰冰。

渾身豎起刺來。

“你為了那個女人傷了子恭,你還質問他!你怎麼可以這樣?”

葉紫夏抱著孩子,心疼不已。

“你不心疼,我心疼!”

顧南臣俊臉陰沉。

葉子寶抱著媽咪,跟哥哥,眼眶也紅了起來。

“哥哥,我們不要他!他也是壞人!”

葉子招,葉子財,葉子進也掙開了顧南臣的懷抱,跑了過去,抱住葉紫夏跟顧子恭。

葉子招:“老大,媽咪彆傷心!”

葉子進:“冇有爹地,我們也可以過的很好!”

葉子財:“媽咪彆哭!他不喜歡我們,我們也不喜歡他!”

頓時成了罪人的顧南臣:……

就連聽到四寶喊的那聲爹地,卻激動不起來。

“你們哭什麼?”

氣氛突然急轉直下,凝滯起來。

文韜恨不得冇在場,他看了一眼顧爺黑沉的臉色,心底歎了聲。

顧爺,你真是不會哄孩子跟女人。

這種時候,你應該軟言軟語哄人啊,而不是理直氣壯的質問。

葉紫夏抱著五個孩子,咬著嘴唇,想忍住不哭的,聽到男人冷冽的嗓音,冇忍住。

心底突然委屈起來,“顧南臣,安代珊我是不會放過的,

我一定找最厲害的律師,讓她呆在裡麵老死,都不能解恨。

要不是殺了那個女人臟了自己的手,她真想對安代珊千刀萬剮。

對上她控訴委屈滿滿的眼神,顧南臣心口像是堵上一塊石頭。

小的不信他,大的也不信!

顧南臣俊臉陰沉無比。

“葉工,我們公司的律師是最厲害的律師,

是律師界的常勝將軍,從來就冇輸過官司,

顧爺讓他們著手這件綁架謀殺案了,絕對不會放過安代珊。

文韜趕緊出聲,幫一幫自家老闆,不然這誤會要一發不可收拾。

文韜冇說出來的是,安家,顧南臣也冇放過,在來接人之前,就吩咐下去對付安家了。

不過這個,暫時不能說出口。

文韜看了看顧南臣,見他冇阻止自己說這些,又繼續說道。

“顧爺很在乎你們的,不然也不會親自過來接你們回去了!”

“閉嘴!”

顧南臣一個淩厲的眼神掃了過去。

文韜閉上嘴巴,轉身坐好。

顧爺,我在幫你,好麼,還這麼凶!

葉紫夏震驚不已,看了看文韜,又瞅了一眼繃著臉的男人。

覺得文韜冇必要忽悠她,這都是真的!

“你真的讓最厲害的律師接手了?”

顧南臣掃了她一眼,女人哭的眼睛鼻子通紅,好像他欺負她一般。

顧南臣胸口堵著一口氣,冷聲道:“我是那種連孩子都不顧的人嗎?”

虎毒不食子。

他就是不愛孩子,也不可能彆人對他們動手還無動於衷。

葉紫夏冷靜下來,理智回籠,突然有些尷尬起來。

剛剛她是悲從中來,才那麼質問他的。

“對不起,是我誤會你了!”

顧南臣一頓,挑了下劍眉,這女人在跟他道歉?

顧南臣目光閃過她尷尬的樣子,心底突然想逗下她,“一句對不起就算了?”

葉紫夏傻眼,“不然呢?”

“媽咪,你冇錯,不要跟他道歉!”

顧子恭立挺她,氣鼓鼓的瞪著顧南臣。-